地摊众生相:有人被罚款气哭,有人开劳斯莱斯练摊

消费2020:低价决定一切

消费2020:低价决定一切,用户关心的是更便宜的商品,而不是从哪儿买。用户关心的是更便宜的商品,而不是从哪儿买。

6月初,随着总理的一句夸赞,“地摊经济”红遍中国,刷屏朋友圈。据统计,合肥、厦门、长沙、南宁等27个城市明确鼓励发展地摊经济,其中多地已划分摆摊区域。

“地摊热”出现一周后,北京等地则再次重申“地摊禁令”,让“地摊热”在当地遇冷。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105期在北京街头持续跟访四天,寻找分散在城市角落里的摊位:摊主们摆摊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人以此谋生,有人只是为了娱乐,还有人为了打发退休后的闲暇时间。

了解到北京不允许摆摊后,很多人都选择退出这股热潮,也有人仍然在继续,他们有着各自的地摊故事。

圆圆坐在自带的板凳上,拿起耳饰戴在右耳上给客人展示:“我们的进货渠道都是大品牌,这个价格你在商场绝对买不到”。

圆圆曾是一名牙医,她的搭档小冰做过房地产销售,两人都是90后,这是她们辞职做电商后第一次摆地摊。

黄色桌布上摆满各类小首饰。圆圆说,摆桌布不只是为了美观,而是为了“万一有人来查,可以立刻包起来快速逃跑”。

圆圆对钛媒体《在线》表示,“地摊经济”虽然刷屏了,但她们“心里没谱”,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摆。

钛媒体《在线》加入了十几个“北京摆地摊信息共享群”,每个群的成员从40到300人不等,这些群里出现的广告,有一大半都是货源广告。

有些群人数超过200人后,群主就会把群名从“地摊信息分享交流”变成“电商内购优惠券”。

64岁的二白是北京人,几年前退休后他觉得很清闲,萌生了将自己的画作分享出去的想法,于是开始摆摊售卖自己画的扇面。

二白住三里屯附近,在北京有三套房,每月退休金9000元,摆摊纯属业余爱好,逢工作日他在地铁口出摊,周末的时候就在三里屯出摊。

二白的顾客以年轻人居多,他很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他觉得和年轻人接触自己的心态也会变得更年轻。“有的年轻人买的时候还夸一下我的画,我很开心。”

摆摊遇到外国人路过,二白一边挥动扇子一边还会用英文吆喝“ Twenty Yuan ,buy one? ”

6月6日,二白刚卖出一把扇子,城管队员就出现了。二白说:“现在不是提倡地摊经济么?”城管大声回复道:“北京已经辟谣了,不允许摆地摊,再不收我就要执法了。”

和二白一样,振甫(化名)退休了,喜欢写字画画。他的小摊是一辆三轮车,车头一张黄布做的“招牌”上写着他的售卖品:耳机、充电宝、扇子、字画。

振甫完全不在乎有没有生意,他更享受的是退休后还能干点事。

小柒今年27岁,来自内蒙古通辽。北漂9年,他做过销售、密室逃脱真人NPC,还创业开过儿童游乐园,目前他在一家剧场工作,负责管理舞台道具。

受疫情影响,剧场迟迟未复工,公司从1月开始降薪,原本每月七千块工资,他现在只能拿到两千多。

对小柒来说,拿着两千多的工资,他连房租都交不起,加上日常开销,他每个月“不仅不挣钱还要负债”,因此他只能想尽办法维持在北京的生活。

小柒想过去送外卖,但是因为没钱买车果断放弃了:一千块的车续航太差,两千以上的电车他不敢买,手里的钱他得留着吃饭、交房租,“一分也不敢乱花”。

小柒还尝试应聘餐厅服务员,但他发现很多餐厅都在裁员,后来他开始打零工。

做过各种尝试后,5月12日,小柒开始靠直播和摆地摊卖衣服。

他在微信群和各种渠道关注摆摊信息,寻找适合摆摊的地方。他每天下午3点出摊,晚上10点左右收摊。

生意最好的一晚,他卖出了5件T恤,最差的时候完全没开张。

小柒晚上摆地摊,白天在家做直播,他在快手有五百多个粉丝,直播一个多月,他卖出了27件T恤。

他直播时,直播间一般只有几个人,人最多的时候有60个。效果最好的一场直播,他卖出了8件,大多时候他一件都卖不出去。

小柒依旧坚持做着直播,每场最短2个小时,最长8小时 :“没人看也要做下去,做可能会有收入,不做肯定一分收入也没有。”

之前为了创业做游乐场,小柒欠下一笔贷款,为了还钱,他在各个贷款平台拆东墙补西墙,最后算下来,欠款数额达到了20多万。

27岁的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落魄”,不仅没有完成自己北漂之初设立的目标“努力工作挣钱,回老家在城里买一套房”,相反还欠了一屁股债。

半年来,每个月从18号开始,小柒就不愿再看手机,每次听到短信声,不用点开他都知道是各种催还款的信息。因为逾期,他的不良记录已经上了征信。

半年来,他不舍得多花一分钱,最大愿望就是生活回到正轨,痛痛快快吃顿肉。

面对困境,除了摆地摊和直播,小柒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他感到很无力:“眼前的一面墙似乎已经堵死,钱途和前途都一片模糊。”

刘军(化名)来自河南,在北京谋生10年,2019年之前,他一直靠卖菜为生。2019年年初,他开始推着小吃车在地铁口卖烤冷面和煎饼。

刘军每天早晚出摊两次,早上5点忙到8点,下午3点摆到晚上11点。收摊后,他要骑40分钟才能回到五环外出租房里,每天到家都已超过12点。

刘军一天营业额200~400元,他说摆摊可以养活一家人,不过经常要面对城管执法,有时候还会被抄车、罚款。

首发|量产全球领先极致性价比3D CV相机,的卢深视完成A+轮融资

首发|量产全球领先极致性价比3DCV相机,的卢深视完成A+轮融资,的卢深视是一家专注三维机器视觉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在结构光深度感知、三维实时高精度重建、三维跟踪识别及感知等技术方向上,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刘军老家有3个孩子:大女儿24岁,今年大学刚毕业在找工作;二女儿今年高考;小儿子在上高一。

刘军说,孩子是他拼搏的全部动力,这些年在外奋斗就是为了供出孩子,让他们好好念书将来可以有一份好工作。

“北京管得很严”,刘军说,他最怕被罚款,他去年被罚过8次,有两次发生在同一个星期,“星期五被逮住罚了一千,隔天换地方出摊又被逮住罚了一千”。

刘军叹气道:“摆摊不容易,当时被气得想哭,那一星期挣的钱还不够交罚款的,有一瞬间真不想继续在北京混了。”

黄大爷双手撑着伞,安静地在一旁看着客人挑捡他地摊上的二手衣服。气温高达36摄氏度的正午,他时不时扭一下帽檐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嘴皮干瘪的他只有在极渴难耐的时候才会拧开水壶瓶盖,抿上一小口水润润嘴唇,因为周围没有厕所,他不敢喝太多水。

黄大爷77岁,来自河南,定居北京30多年,目前已退休。他每天早上8点出摊,一直摆到下午4点。

黄大爷说,他独居,不常和子女见面,他有退休金,退休了还是坚持摆摊,他想趁自己还能动,“继续摆摊自己挣饭钱,不给孩子拖后腿”。

黄大爷没有智能机,顾客买了衣服,付钱的时候先转给了隔壁摊主,隔壁摊主再把微信刚收到的钱兑换成现金拿给他。

黄大爷人缘很好,邻居摊主经常免费帮他换钱,熟客来买东西时还不忘问他“最近膝盖还痛不痛了?”

黄大爷不抽烟不喝酒,他说“靠着摆摊挣得钱也够养活自己”。

思麟来自四川,在北京断断续续呆了8年,她做过保洁员、服务员、美容师、花艺师。

看到朋友圈刷屏的“地摊经济”,思麟心动了。她一直梦想有自己的小店,但开店前期投资很大,她清楚自己暂时没有能力来实现。

在她看来,摆地摊就是创业,这个卖发夹的地摊是她的流动小店。虽然每天要到处走,但她完全不觉得辛苦,摆地摊的时间比较自由,挣得钱“不比给人打工少”。

思麟觉得,给人打工就像死守拉磨的驴,每天工作10小时多是出苦力,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月底只能拿到两三千块钱死工资;而自己创业时就像一匹自由的马,不用固定在一个圈子里,每天都能接触外面的新鲜事物。

“出去一天肯定就会有一天的收获,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上都有收获。” 思麟对钛媒体《在线》说,摆摊也算是她长见识的一个途径,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思麟在北京认识的朋友不多,她喜欢和顾客打交道,通过摆摊微信群还能认识很多不同领域的朋友。她说,跟不同人交流,能打开自己的创业思路。

2017年,思麟也曾在老家摆过一年地摊,那是在商场旁的步行街,摆摊的时候8个月大的孩子就在一旁的手推车里陪着她。

今年5月,思麟和老公从老家返京。受疫情影响,自己工作的花店倒闭,思麟也就失业了。为了赚钱,她开始留意各种工作,在朋友圈看见“国家鼓励地摊经济”的消息,她便开始行动。

6月1日,思麟去燕郊小商品批发城买了5000元货物,包括有耳环、项链、发绳、发卡等饰品,还有一些儿童玩具和小风扇。

思麟刚摆了两次,就看到新闻上说“北京不允许摆地摊,会加大执法惩处力度”。但她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坚持”,“货都进了,必须卖完”。

思麟冷静回想,才觉得“网络可怕”。“摆地摊”在朋友圈刷屏,她像是“被洗脑”了一样,没想太多就去进货了。

初来北京时,思麟为自己设定的规划是攒钱回四川开家小店,一家人在城里生活,让孩子在城里受到好的教育。

但如今这些似乎都太遥远了,当下最紧要的是继续硬着头皮摆摊,把批发来的五千多块钱货物处理完。但随着近日北京疫情的加重,她只能暂缓继续摆地摊的计划。

6月7日,朝阳公园门口聚集了一些地摊,这辆劳斯莱斯所处的摊位最热闹。来往的路人纷纷驻足拍照拍视频,记录这个高规格的摊位。

劳斯莱斯车主夫妇带着儿子在摆摊卖闲置玩具,他们表示这是为了带着儿子体验生活。

有路人议论“都买得起几千万的劳斯莱斯了,还这么努力,我们普通人有什么资格抱怨?”也有路人表示“一看就是炒作,要么就是闲得没事找事。”

钛媒体《在线》在朝阳公园门口跟一些摊主聊了聊,他们大都是被“地摊经济”刷屏而出门摆地摊的。

有人摆摊为过一下“摆摊瘾”玩一下,有的摊主说“赚不赚钱不重要,主要想听被人叫老板。”

有人摆了几天后觉得“摆摊太辛苦,没有想象的容易,热的时候口罩里面都是水。”还有人摆摊两天没挣到钱,反而在其他摊位消费了几百块钱。

最奇特的地摊是语言教学,摊主现场教学陕西、闽南方言,仅收费一元。

有逛地摊的路人对钛媒体《在线》说,这样的形式看起来很热闹,在北京很少见,让人感到新鲜,也有人说逛了一圈感觉没有自己需要的。

一位路人认为,地摊货虽然便宜,但一些商品一旦质量和安全出现问题,或者食品有安全问题,就很难维权。

在钛媒体《在线》随机访问的实体店店主中,有不少店主表示,在疫情、网购和直播电商的冲击下,实体店已经很难了,若是摆地摊的人多了,会为实体店增加一重冲击。

据媒体报道,地摊经济升温后,大连夜市一夜火爆,但因占道摆摊带来的交通拥堵和城市环境破坏等问题,又被紧急叫停。

这位卖地瓜的小贩对钛媒体《在线》表示,她曾因为摆摊被约谈,虽然没有被罚款,但“差点被拘留”的经历让她感到害怕。

从那以后,无论在哪里出摊,她都会时刻警惕:“我负责卖地瓜,我老公在周围帮我把风。”

【*本文作者林徽,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钛媒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理。(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南京创新周高端论坛系列活动——科创天使投资高峰论坛

2020南京创新周高端论坛系列活动——科创天使投资高峰论坛,据悉,2020南京创新周将在6月22日-26日召开。此次创新周以“读懂城市创新”为主题,打造全球领先的云上城市创新“亚马逊”。

原创文章,作者:时事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11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