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什么样的博文

  每个月,我都在想,我该写什么样的博文。有些题材我还在准备,还在想,而有些题材我以为市面上的文章足够多,不值得再为之多写一笔。然而,我给我自己定的每个月至少一篇博文,于是前面几篇文章,都是到了月末我才最先去想,于是简直是为了应付义务一样平常,有些搪塞行事了。

  《Scheme实现数字电路》系列,原本我计划写个4篇,然而到了第三篇,就不再有思绪如泉涌的感受,于是草草收场,从而第三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硬凑字数。再后面的几篇,简直惨不忍睹,似乎是随便找了个器械胡乱的写上几笔,对的上每个月对自己的交差。

  接下去原本想写的题材有许多,《信号频率探测的原理》系列,设计到整体原理、硬件设计原理、数字信号处置、焦点算法,至少准备个三篇吧;《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生长历史》倒是很想这个月出来,可是拟题了几个月,至今还没写上两笔;《神经网络加速器》我也想写,从神经网络的op、盘算到硬件的设计,到编译、量化、部署等系统的一些想法,至少也能写个三篇;《算式的化简》,但我发现纵然再多引入了一个平方根,就变的异常庞大,从而作罢……

  然而以上这些,一旦打开文章进入编辑状态,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起笔了,源于素材匮乏,最近似乎总没有太多时间去准备素材。可是转头想想,我真的缺乏时间准备写作相关的素材吗?实在一点都不缺乏时间,时间许多时刻被埋没在了种种杂乱无章的芝麻小事甚至无所事事之下。

  陷入了一个自己的怪圈,自己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知道自己该写什么的又由于种种缘故原由推迟一切,没有推迟的又由于每个月要“交差”的理由草草了事。本篇也一样是带着义务的特征,由于本月需要写一篇,而现实有用的技术文章并没有,于是添上这篇看似思索的文章,算是凑个篇数。写博文的激情正在降低,这似乎不是一个好征象。我的博文当初的意图就主要是写给自己,而不是写给别人,云云应付差事似的更写欠好自认为满足的博文,由此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责。现实上写作的激情的降低,伴随着的另有其他,好比我曾经想写一个sed课本的系列博文,并顺带想用C语言实现一个sed,可是sed写着写着我发现就那么烂尾了,于是sed课本系列博文还没最先就竣事了。《Scheme的实现电路》系列也一样,前两章都是一边写的程序一边写着博文,到了第三篇,程序大多没怎么写,想为了向HDL靠近而设计语法,用到Lisp的宏,然而看到宏不知为何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感,也就是突然之间就不想写了。

  若何重新带来写作博文的激情,重新愿意花时间投入到博文相关的质料整理、编程,这需要淡定的思索思索,这简直属于一种拖延症。话说回来,前端疫情严重时间想重新学习一下递归论、盘算理论,而到了现在,似乎一页都没翻过。瘟疫简直带给了我一些焦躁的情绪,最先破坏了曾经的淡定,甚至重新吸烟。好吧,从明天最先吧,中国疫情现在已经控制良久,无须太多抑郁,一切回归正轨。至少,先把烟掐灭了,做好每一件事情。

  实在我哪需要做写什么样的博文的选择,我上面说的博文话题云云之多,甚至另有一些想写的还没列出来,依次做好每一篇博文即可,它们都是我所想写的博文,起劲去写,都会是我自认满足的博文。

原创文章,作者:时事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14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