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员与体制如何共享改革红利

  科研人员与体制若何共享改造盈利

  文/闫肖锋

  发于2020.8.03总第958期《中国新闻周刊》

  现在科研人员下海已是平常事,但近期海内一个研究院的团体去职事宜照样引发烧议。

  最近,中科院合肥研究院(简称“合肥院”)超90人去职的风浪成了媒体热门。7月17日,中科院党组研究决定确立专项工作组观察此事。据媒体报道,2018年“合肥院”下属的核能平安手艺研究所的人才队伍从50多人生长到了500多人,但在2019年只剩下200人,2020年多人告退后仅剩下100人左右。

  中科院系统是国家科研的主要气力,是国家队,因此这起团体去职事宜惊动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牵头确立专项工作组赴合肥调研。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听取中科院有关情况汇报,要求国务院办公厅、科技部、中科院等单元确立专项工作组,克日赴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就其下属研究所职工去职事宜睁开深入调研。

天问一号探测器完成第一次轨道中途修正

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刚刚顺利完成第一次轨道中途修正,继续飞向火星。据介绍,本次点火在完成轨道修正的同时,在轨验证了3000N发动机的性能。(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 李厦 徐静 陶嘉树 吴天白)。

  但科研体制机制问题才是整个问题的焦点。这90余名科研人员选择团体告退的潜在理由是,他们希望把现在的科研成果通过科创板举行上市,像他们的校友陈天石一样。告退的90多人虽然在一般人眼中看来算是衣食无忧,但若是一直在此停留,加薪空间确实有限。

  当前科技创业热潮兴起,不少高校研究人员被科技公司重金挖走,或选择出来创业。中科院内部也一直在推行改造,重点是加速科研成果的转化,引入市场化投融资机制和人才引进、培育机制等。在大国科技角力的靠山下,若何引发宽大科研人员的创新气力并实现其自身价值?若是能把科研人员从“圈养”酿成“放养”,放进市场经济的海洋中去冲浪,可能是一个好的渠道。

  专业科研院所更多偏向基础科学研究,这种研究与手艺商业化落地之间有不少距离。面临这个问题,国家可以激励在企业确立国家重点实验室,将优惠条件直接给到企业,企业再按市场机制组织科研气力。十几年来,科技部共批复了一百多家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华为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年薪就可达百万甚至万万数量级,可谓小我私家、企业和国家“三赢”。

  基础科学研究是手艺产业化之基,没有手艺市场化,一国之科研实力就无法发挥出来,研究人员的小我私家价值无从充分体现,也不能能有“寒武纪”那样的创业神话。曾经,科技人员停薪留职曾产生了伟大的市场效应,“星期天工程师”也曾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必须认可,柳传志、陈天石的乐成毕竟是个案,并不是所有科研人员脱离体制就能致富,需要艰苦奋斗加上时机,更需要科研体制的连续变化。

  总之,科研与体制应该确立相互促进的关系。而保障专业科研院所研究人才队伍的稳固、成长性,以及实现科技产业化、市场化和科研人员的小我私家价值,这两件事都不容小觑。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于晓】

原创文章,作者:时事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21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