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被动形式主义:3部手机刷分忙 60个小号愁断肠

  3部手机刷分忙,60个小号愁断肠,“被动形式主义”绑住下层

  一人照管60个“小号”、3部手机随时连着充电宝、上厕所开会都不忘“刷分”……这不是淘宝大V在卖货,而是社区事情者在应付种种形式化审核。记者发现,困扰下层更深层的形式主义,是一种令其深陷无力感,甚至体会剥夺感的“被动形式主义”。

  1

  养60个小号比养孩子还小心

  晚上十点半,社区事情者李强(假名)正和女同伙约会。劈面的女友谈兴正浓,李强却已完全没了心思。他悄悄给自己所在社区的书记朱丽(假名)发了条微信:“怎么办啊书记,今天的60个App账号还没登录!!!!!(恐慌神色)”

  作为一名下层事情者,李强谈个女同伙不容易。可一想十二点前没有把账号登录一遍,“断签”一天,就意味着年底这项审核可能过不了关,朱丽照样狠下心回复他:“打卡决不能延迟。”

  “这60个号都是我们战战兢兢‘养’大的。”一年半前,朱丽所在社区接到一关乎某政务App的审核新指标:App党员登录率及得分。由于社区党员中年父老居多,大部分没有智能手机,更别提搞懂怎么登录操作App,朱丽只得带着3名同事,跑到同伙开设的工厂,堵在食堂售饭窗口请求工友注册该App,新账号信息所有交给李强,由他卖力在为此专门购置的手机上逐日登录。今后,为60个账号“签到”“刷分”,就成了李强的“中心事情”。

  李强告诉记者,刚开始,60个账号登录一遍要花4个小时;一年半已往,跨越一半的账号信息他都背下来了,打卡两小时就能搞定。“绝不夸张,这部手机是我们社区最名贵的资产。疫情时代要顾的事太多,有一天这手机一时找不到了,我吓得差点晕已往。”

  记者走访多个社区发现,这样的情形并非个案,3到5部手机已是社区事情者的标配。朱丽就给记者展示过她的3部手机:1部网格员专用手机、1部刷App专用手机、1部自用手机,每部手机一打开都是成百上千的微信群信息提醒。“现在上级部门部署事情不打电话,一概发微信,说是这样转发文件通知更准确。我们天天开会、用饭甚至上厕所都得机不离手,生怕漏掉了哪条新指示。”朱丽说。

  好几位下层事情者示意,晚上上了床,不在脑子里过一遍今天要打的卡就很难睡着,还经常条件反射般从梦中坐起:“XX群的通知我是不是看漏了?”

  2

  “作业”是愁 “教训主任”也是愁

新疆草原最美盛夏时光 晨雾弥漫牧歌悠扬

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李文武 摄  盛夏时节,晨曦里的新疆昭苏大草原犹如仙境,美不胜收。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耀在广袤的库都草原上,刚放出圈舍的小马驹在母马的带领下奔向牧场,马儿欢腾,一派热闹的景象。

  最新文件得看、事情群新闻得看、检查组神色更得看;上级精神得听,集会转达得听,向导交接更得听;统计表格得填、汇报材料得填、宣传稿件空缺的信息还得填……下层干部感伤,“看”“听”“填”这“铁人三项”,差不多每个社区都能出金牌选手。

  东部一社区事情人员赵兰(假名)说,近年来都会普遍推行网格化治理,她和她的同事们除本职事情外,多数兼任了林林总总的网格员——平安网格员、综治网格员、环保网格员、疫情防控网格员……网格员是天天都要和群众面劈面的,疫情时代,事情尤为吃紧,线下线上都要紧盯不懈,再练“铁人三项”,着实是有点吃不消。

  尤其让人人不解的是,为啥上级的“作业”不仅说来就来,而且名堂还越来越多?

  “不少住民真不想和我们‘身体好不好’‘心情好不好’地尬聊,有时候聊完了做台账才发现,谈天没把上级要求的心理疏导啊、康健监测啊这些内容都包罗进来,另有的年数大的网格员不习惯大段输入文字,发的都是语音,也填不进内外去。我们只好专门放置一个人卖力电子台账,用谈天器天生谈天内容,着实不行,和同事把要填的内容聊出来,还得注重根据网格住民的年数、性别逐一换头像、改昵称。”一位社区干部讲出了他们的“攻略”。

  在疫情防控的非常时期,上级不仅“作业”派得多,“教训主任”派得也不少,常见的名目,则是“下沉社区”。

  “说是来‘下沉’的,现实上是来了个‘活祖宗’。”赵兰同事王娜娜(假名)示意,好多人来了只干3件事:报到、挂号、摄影,另有人碰头第一句话先问食堂在那里,中午用饭怎么吃。

  “明面上说,‘下沉干部’要遵守社区事情放置,现实上真放置不动。放置了吧,这些人有意见,以为我们拿着鸡毛当令箭,竟然使唤向导;不放置吧,上级机关又指斥调剂欠妥,有人不会用。”一位社区主任说着就叹起气来。

  3

  短评:熔断“被动形式主义”之链

  有关专家以为,若是给形式主义分分类,一种可称为“自动形式主义”,好大喜功,争功邀宠,一心摆花架子、搞体面工程;另一种则是“被动形式主义”,不想干实事,只为不失事,故而留痕报表比解决问题主要,核对台账比群众考评稳妥。相较而言,“自动形式主义”早就是众矢之的,“被动形式主义”却仍在给宽大干部群众特别是下层一线事情人员带来贫苦与痛苦。

  “被动形式主义”为何顽固?缘故原由在于其危害性并不显而易见,往往隐藏在有条不紊的“照章办事”系统之下。也正因此,许多下层干部既是受害者,也是侵犯者——“反感形式主义,但不得不搞形式主义”的撕裂,“只能用形式主义来对于形式主义”的无奈,是许多受访下层干部的心声。

  不要“层层甩锅”,不要“用文件落实文件”,整治“被动形式主义”,落实的“最后一公里”怎样才能走完?专家与下层干部的共识是,要真正为下层赋权赋能,令其有能力接受庞大形式的磨练,有空间迈出做事经受的措施。

  下层为何怕一些上级干部“下沉社区”?就因为有的下沉干部原本更有条件解决下层的问题,来了却忙着当考官打分,到最后,那里下沉的干部多,那里反而事情多,甚至还多了几口锅。有干部归纳综合这是“猫不抓老鼠推给狗来抓,猫还要给狗的显示打分”。这并不是真正为下层赋能,可以说,只是一种“形式主义赋能”。

  下层的事情,从来不仅数量大,而且变数多。权衡下层是否真做事,再周详的统计手段也相形见绌;只求下层不失事,最后反而可能“小事拖大,大事拖炸”。改变之道,在于上级调整视角,从下层干部的视野看问题,从下层干部的需求找谜底,不只为下层全力配足人财物,更要让下层可以施展创造力设计调剂人财物的自主方案。唯有下层自下而上谋发展的链路买通,治理自主创新的星火燃起,“被动形式主义”之链才有熔断的希望。(记者: 蒋芳 王珏玢 邱冰清 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14期)

【编辑:白嘉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21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