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接受访谈认为:特朗普行事毫无政治理念可言

参考消息网8月10日报道 德国《世界报》8月3日报道称,现年71岁的约翰·博尔顿一直被视为美国外交政策专家中的鹰派,一名不恐惧异常转变的强硬派。他于2018年至2019年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在17个月的时间里,特朗普的浮躁脾性和无能极大地激怒了博尔顿,导致后者最终甩手而去。然后,博尔顿撰写了披露内幕的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该书的德语版将于8月14日出书。博尔顿在他位于华盛顿的办公室中接受了《世界报》记者的视频采访。采访内容编译如下:

美国政治系统中的异类

《世界报》问:博尔顿先生,我们很感兴趣的是,您在书中说,特朗普毫无能力而且难以胜任总统一职,这样一个人若何能当选?

博尔顿答:我只知道,特朗普2016年有能力一个接一个地击败共和党中的16位挑战者。他的乐成,一方面是由于他在一定程度上捉住到了党内的情绪。然后,对他来说幸运的是,民主党提出了可以想见的最糟糕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但最终,特朗普获胜也由于他是美国政治系统中的异类。今年选举之后,不管他获胜与否——固然若是他输掉大选的话,共和党内将举行一场大辩论,讨论若何确保这种情形不再发生。

问:奴颜婢膝地站在他的阴影下4年后,您所在的政党能做到吗?

答:我对此充满希望。我一定不会说我坚信这一点,那听起来太正面了。但对我们能认识到这里出了什么问题,以防未来重蹈覆辙,我照样满怀希望的。

“林肯设计”是颠覆性行动

问:现在,许多共和党人似乎在离开特朗普。您的党内同寅希望通过所谓的“林肯设计”阻止他连任。他们公布了特朗普误判和谣言的视频剪辑。共和党人、俄亥俄州前州长约翰·卡西奇已经宣布将在8月份的民主党大会上谈话。罗纳德·里根基金会已克制特朗普团队在竞选活动中使用里根肖像及其“让我们使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您所在的政党是否在发生抵制特朗普病毒的抗体?

答:我以为,仍会有许多共和党人投票给特朗普,只由于另一个人选拜登让他们无法忍受。这就是我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缘故原由,由于我无法投票给希拉里。主要由民主党人资助的“林肯设计”只是边缘性的,换句话说,它是一项颠覆性行动。凭据我们的选举法,这类政治委员会必须公然其捐钱者和出资人,因此可以看到,许多民主党人支持“林肯设计”。此外,他们还否决所有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员。我正在做的事情与“林肯设计”完全相反。

俄媒文章:中国经济找到战胜新冠良方

文章称,中国外贸复苏如此迅速的原因在于,政府在应对危机时果断采取了一系列刺激进出口的措施,其中包括减免和返还出口商品税款、扩大对外贸的贷款、加强对出口贷款保险的支持力量、把出口转向内销。(@参考消息)

问:您在做什么?

答:我在尽一切努力使共和党人在拜登当选总统的情形下保住他们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这样我们就拥有了政治平衡。但确实有许多共和党人对特朗普默许太久。我对此感到遗憾。但我自己并没有保持沉默。

很难展望特朗普的言行

问:您对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有何努力评价吗?

答:他将国防预算从一个在我看来(奥巴马政府时期)灾难性的低水平增加到近7500亿美元。我以为,通过这种方式重振美国的实力和威慑质量非常重要。但特朗普这样做只是由于他知道这会给他缔造政治优势,由于他能以此知足共和党的基础选民。特朗普的这一决议并非基于某种政治信念。若是乐成连任,他可能会重新削减国防预算。横竖他也不会再竞选连任,也不必再讨好本党的基础选民了。很难展望他会在第二任期内做什么。

问:特朗普本质上到底是不是民主主义者?他是一位具有民主思想的政治家吗?

答:特朗普不遵照任何政治哲学。我不确定他是否完全明白我们的宪法。与他连任目的无关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抽象了。

博尔顿接受访谈认为:特朗普行事毫无政治理念可言

资料图片:图为2019年5月13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约翰·博尔顿(右)听取特朗普揭晓讲话。(新华社/法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22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