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十三年前,有部电视剧叫《双面胶》,现在被说是“恐婚神剧”。

这剧的男主角叫李亚平,来自东北的“沪漂”,多年之后被称为“凤凰男”代表人物。

人人普遍不认为李亚平有多爱妻子胡丽娟,娶她是由于胡丽娟是上海户口,家境还行。刻薄点说,这段婚姻于李亚平而言,就是人生跳板。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以是当家里泛起了婆媳矛盾,李亚平只会一味地和稀泥,到最后他自己濒临情绪溃逃,在父亲癌症晚期的节骨眼上,掐着胡丽娟的脖子,像一个妖怪。

若是《双面胶》晚播出十年,那李亚平这个角色一定比许幻山更遭人恨,真的。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演李亚平的演员叫涂松岩,现在他又演了一个高热议度的角色,也姓李,叫李浪潮,《以家人之名》里的灵魂人物。

差其余是,这一次的角色不再挨骂了,全世界的孩子都希望自己有一个李浪潮一样的爸爸。

甚至,豆瓣论坛上建起高楼,题目叫做“李浪潮的夸夸楼”。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在我以往看过的影视剧中,爸爸通常被塑造成甩手掌柜,天天在家里沉默寡言,家里大小事充耳不闻。

但李浪潮这个角色跳出了许多刻板印象,说得直白点,李浪潮这个爸爸,有太多妈妈的感受,太细腻太零碎了。

家里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吃穿用度全靠李浪潮。天天一睁眼,李浪潮就要为仨孩子忙活,变着法儿地给他们弥补营养做好吃的。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孩子出国前,李浪潮是千吩咐万嘱咐,什么到了机场发信息啊,到了外洋吃不惯我给你寄好吃的啊,在外洋万万要照顾好自己啊……

和孩子视频,剧中另一个父亲凌和平是三句话憋不出个屁来,来来回回绕不开“挺好,没事”。然则李浪潮呢,东家长西家短,跟孩子能聊好几个小时。以至于让凌和平发出灵魂疑问:李浪潮怎么就有那么多话要说?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这种细碎感,聚积出来的是一个太爱孩子的父亲形象,《以家人之名》的泪点,也都围绕着李浪潮和孩子们睁开。

最催泪的一幕,是寄养在李浪潮家的贺子秋,经常被人教训“你要孝顺啊要懂事啊,否则就没人要你了”。李浪潮虽听不得这些话,但街里街坊、种种亲戚也都念叨了许多年。最终李浪潮借着酒劲情绪发作,“谁都能说他两句!我们子秋怎么不孝顺了?”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李浪潮一边哭一边心疼眼前的孩子,这种敢于表达情绪,温柔维护孩子的父亲,在影视剧中照样头回见。

另一幕催泪点是明天要更新的内容。贺子秋时隔九年回家,李浪潮先是一愣,然后看着跪地叩首的孩子,很自然地帮孩子拍去裤子上的灰尘。

这个画面,我是以为很心酸。不管孩子离家多久,怙恃第一反映仍旧是“照顾”。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由于李浪潮,涂松岩火了。我今天特意去他的微博看了看,人人最喜欢谈论的是,“李爸晚上见!”你知道的,许多人天天都在等着《以家人之名》更新。

而我更想知道的是,能把李浪潮这个父亲角色演得云云到位,是演技加成,照样涂松岩本人和角色有太多相似之处? 

2015年,涂松岩和殷桃一起演了一部剧叫《我为儿孙当北漂》,这是“北京大老爷们儿”涂松岩和“重庆女娃儿”殷桃的第一次互助。

外人都以为,南方女人殷桃在剧组的生涯会很细腻,谁知殷桃摆摆手说,不不不,涂松岩更胜一筹。

涂松岩进剧组第一件事是“迁居”,所要搬的物件有冰箱、烤箱、咖啡机、酸奶机、洗衣机、投影仪……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主持人问,“为什么要搬酸奶机?去超市买不行吗?”

涂松岩一脸自豪地说,“自己做啊!谁人味儿可纯正了!真的!”

主持人又问,“为什么还要搬投影仪?”

“你不知道,我们拍戏的时刻可能会遇上足球赛季,天天收工之后,人人聚在一起喝着啤酒看着球,多好啊。”涂松岩说这句话的时刻,满眼放光。

不仅是这样,涂松岩天天下昼三点,雷打不动要腾出一点时间品咖啡,而且要用专用咖啡杯,带托盘小勺儿的那种。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主持人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那要是你在穷山僻壤的地方拍戏,完全不是喝咖啡的环境,你也要喝吗?”涂松岩很肯定地颔首,“对呀,这是一种生涯态度~”

除了自己要过得细腻,涂松岩还特喜欢带着组里其他演员享受生涯。好比有新馆子开张了,第一时间去品尝;有或者是天天给人人伙儿带好吃的,什么鸡蛋灌饼啊、披萨啊、饼干啊……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涂松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要把生涯搞起来”。他以为演员拍戏周期太长,有时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五十天都在拍戏,在剧组的生涯也是生涯啊,不管在那里都要过好。若是天天都在拼集,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以是涂松岩就养成了这种细腻剧组生涯的习惯,尽最大可能让自己过得舒适,不拼集不讲求。

这种喜欢在剧组过日子的男演员不多见,上一个具有此特质的男演员是黄磊,他和海清拍《小分别》,剧中做饭的画面都是真实的,人人就这样边拍边吃,什么也不延迟。

不外涂松岩更会享受生涯,他太明了给自己找乐子了,不拍戏的时刻最爱干的事情是做皮具。手表带、皮带、钱包……这种带在身上的皮制小物件,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

这件事看起来实在蛮死板的,涂松岩倒是乐在其中,一脸真诚地说这些自己手工制作的皮具都是有生命的,相互有一种心灵上的交流。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除了做皮具,涂松岩的另一大兴趣是摄影。他在海底拍得这组照片,厥后被收录到《美国国家地理》中,可见他是真的投入情绪在摄影,认认真真在享受生涯。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实在从这些点来看,涂松岩和李浪潮这个角色照样有相似点的,那就是会过日子,看待生涯有一种敬畏感,不想虚耗一秒钟时间。

黄圣依,真的招人烦?

2004年是个很神奇的年份。这一年,周杰伦发了《七里香》,王力宏手握《心中的日月》,两个人暗暗比较;这一年,电视剧《小兵张嘎》在央视八套播出,收视喜人,后来疯狂重播;这一年,周星驰带着电影《功夫》回归大银幕,大家记住了那个叼着烟卷的包租婆,也记住了楚楚可人的哑女。

这些相似点或许对出演角色有加成,但说到底,是涂松岩在过日子的过程中给自己积攒了很多多少阅历,整小我私家的状态是松懈的,以是演出的角色也就自然许多。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涂松岩的大学同班同学是陶虹。

1990年,18岁的涂松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不外这本不是涂松岩的人生计划。

上高中的时刻,涂松岩得知北京市在举行一个「奥运先生风貌小姐」的竞赛,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上了,涂松岩一拍大腿决议参赛,效果拿了竞赛前三。

涂松岩一看,哟,我这外行人都能拿第三?那再去其余竞赛试试?于是这个愣头青小伙子又去加入了英皇举行的金融杯唱歌竞赛,又走到了决赛。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巧的是这两个竞赛中的评委之一,是一位中戏的老教授,老教授一看这小伙儿前途无量啊,就问他为什么不去考中戏。涂松岩原本打算学的是经贸,压根没想过要学演出,但那时刻年轻气盛以为试一试也无妨,抱着“考不上就回去学经贸”的态度,涂松岩竟然考上了。

就这么稀里糊涂、莫名其妙,一个本要老老实实学经贸的孩子,去学了演出。

其他明星或许有过家人差别意走演艺之路的困扰,涂松岩从来没有这些烦恼。他早年加入竞赛,身上的西装是老爸的,舞蹈是老妈给他编的,一家人乐乐呵呵地融入竞赛。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得知涂松岩考上了中戏,怙恃也没有说是明令禁止必须要他上一个综合类大学。涂松岩的爸妈一看,中戏不就在咱家住的这区吗?你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东城区上的,现在大学也在东城区,还离家近,挺好挺好。

就这样,18岁的涂松岩踏上了演员这条路,学经贸这件事彻底从他的人生消灭。

或许由于从小生涯环境就清闲,涂松岩显著没有其他同学那么盼望进剧组演戏。

经常被拿来举例的事宜是,涂松岩为了准备结业大戏,推了电视剧《牵手》的邀约。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朋友们,昔时《牵手》这部剧可太厉害了,剧中几位主演几乎是全员走红,而且拿奖拿到手软,然而这么好的机遇,却被涂松岩亲手放掉了。

多年后再提起这件事,涂松岩也没有十分悔恨,在他看来,需要给自己四年所学画上一个完善的句号。至于大爆剧,早晚都回来,就算是它不来,那就说明你命中注定和“红”无缘。

不外也算是因祸得福吧,涂松岩老老实实准备的结业大戏十分精彩,他在其中稀奇抓人眼球,那时台下坐着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向导,一眼就看中了涂松岩。这么一来,虽然没能出演爆款电视剧,涂松岩却也获得了一个不错的机遇,进入了演员心中的殿堂——国家话剧院。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只要一小我私家认认真真准备一件事,即即是错过一些机遇,也都市获得意想不到的回报。

进入到国家话剧院之后,涂松岩就安安分分排戏,精进身手。

信赖人人在看《以家人之名》的时刻也能感受到,涂松岩的台词功底极好,听着异常舒适。实在这都是他早些年演话剧积攒下来的功力,要知道话剧可太磨炼人了。

就这么演了好几年的话剧,终于在涂松岩三十岁的时刻,滕华涛找到了他,约请他出演一部电视剧的男一号,这部剧即是我最最先提到的《双面胶》,涂松岩同伴海清,两小我私家依附这部22集的电视剧一下子红了。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说实在的,一个演员三十岁才红,绝对算是大器晚成。涂松岩自己也认这种说法,但又以为晚点红挺好的。由于年数太小的时刻走红,许多人基本经受不住名利背后的诱惑和价值。年数大一点再红,许多事都能想明了了,也就不会被名利困住了。

涂松岩走红之后,并没有开启三倍速疯狂接戏的模式,照样和原先一样,一年留出时间拍戏,留出时间享受生涯,留出时间陪怙恃。以是能感受获得,涂松岩这么多年没有彻底红起来,他本人也没有那么强烈要红的愿望。

“红”,于演员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但也有并没那么看重这件事的演员,涂松岩大概是后者。

2015年,涂松岩在微博上晒出一张婴儿照,宣布当爸。

这个新闻一出,许多人第一反映不是恭喜,而是疑惑,涂松岩啥时刻结的婚啊?他妻子是谁?

我今天在网上种种找,能找到的信息只有“圈外人”这个关键词,可见涂松岩的小我私家生涯低调到什么水平。

儿子出生后,涂松岩接戏更少了,几乎是半息影状态。缘故原由很简单,涂松岩说要全力陪孩子长大,“事情什么时刻都能做,孩子的发展不能错过”。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就这样,涂松岩又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忙着陪孩子旅游、陪孩子玩耍、陪孩子长大。

直到2018年,孩子长大了一些,涂松岩上了《我就是演员》这档节目。

竞赛的时刻,涂松岩的妻子的孩子发来加油视频,看得出来孩子很活跃,对着镜头一点都不怯生,我截个动图,人人看看涂松岩的儿子有多可爱。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看到妻子和孩子,从来没有在舞台上落泪的涂松岩狂掉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总决赛的时刻,涂松岩的妻子和孩子到现场给他加油,儿子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加油”,台上的涂松岩眼里满是爱意和笑意。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那一刻,倒是让人以为“红”有“红”的活法,“不红”有“不红”的活法,最主要的照样要看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很显然,比起一年都待在剧组里,涂松岩更喜欢和家人腻在一起,这样才能让他的幸福得以最大化。

涂松岩的儿子叫涂一乐,谐音“图一乐”,是陶虹、徐峥两口子起的。

最初叫着上口,叫着叫着涂松岩以为这名字好,人活一辈子,不就图一乐吗?以是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在生命长河里快快乐乐,不图名利,就图一乐。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自己过得舒心,不会悔恨愧疚,也不会把不得志强加给孩子,我以为这倒是有一种“出世”的态度。

李浪潮为什么这么有观众缘,一是由于涂松岩演得好,他有太深挚的话剧功底,一张嘴一念台词就能让观众感受到角色的重量;二是李浪潮身上有他的影子,一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愿家人平稳,快快乐乐。

这几年,都说演员要有野心、要有表达欲,反倒像涂松岩这样自动放慢节奏的演员很少。

他把大部分精神花给了生涯,老天也没有亏待他,总是能给他一些机遇,好比多年前进到国家话剧院,又好比沉淀之后的《以家人之名》。

看到他红了,我就放心了

不争不抢不代表没有追求,可能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涂松岩这一次终于红了,但仅仅用红不红去评价他,又显轻薄。

你知道的,红照样不红,可能他并不在意。

原创文章,作者:时事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25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