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中新网漳州10月6日电 (记者 张金川)“正是这一把刻刀,一块木头,决议了我一生的运气。”正在福建省漳州市举行的杨亚州小我私家木偶作品展《缔造偶人天下》,为杨亚州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这句话作了最好的注解。

  展厅内,杨亚州近几年创作的木偶作品,除了成套的漳州布袋木偶及镌刻的木偶头,另有泉州提线木偶、连城提线木偶以及北方传统的杖头木偶,逐一映入眼帘。以生、旦、净、末、丑为代表的布袋木偶,以《梁山伯与祝英台》《沙家浜》为主题的提线木偶和杖头木偶等80件作品,淋漓尽致地展现了镌刻者的匠心独运,让人“犹如走进了木偶大观园”。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杨亚州展出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现年72岁的杨亚州,身世于漳州市著名的布袋木偶世家,祖上四代都从事布袋木偶戏演出,现传到其孙子,已是第七代了。杨亚州是家中宗子,其父对他寄予厚望;但性格内向的杨亚州,对木偶戏演出不感兴趣,反而对木偶头镌刻情有独钟。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市民观光杨亚州展出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刚开始时,年数太小的杨亚州随着一位着名民间镌刻艺术家学泥塑。尔后,凭着自己多年泥塑的功底,杨亚州很快学会了木偶头镌刻的种种技巧。今后,他从早到晚,刻刀不离手、木头不离手,镌刻着他的“偶人天下”。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杨亚州展出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现在,杨亚州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漳州木偶头镌刻”的省级传承人,也是上海戏剧学院的木偶镌刻西席,还成为了法国国家戏剧中央教授木偶镌刻的第一位中国人。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杨亚州展示他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不外,在杨亚州的家族里,他并非第一个走出去的。他的父亲杨胜作为福建北派布袋木偶戏艺术的代表人物,七岁学艺,十四岁出师并经受主演,曾到罗马尼亚、法国、印尼等十多个国家访问演出。

  在杨亚州60多年的偶人天下中,在法国为期三个月的教学生涯,令他最难忘。他回忆道,2004年,他和弟弟杨辉收到了法国国家戏剧中央发来的约请函,约请他们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一期木偶制作大师班和木偶演出大师班。

福建东山岛的“生态+”崛起路

近年来,东山县打通“四个通道”,提升“生态+产业”效益,探索走出一条独具东山特色和海岛实际的绿色发展之路。1950年,随解放军南下的干部谷文昌来到这里,木麻黄在东山扎下了根,曾经的不毛之地如今成为全国文明的瓜果之乡。

  “外国人对我们中国人镌刻的木偶啧啧称奇,异常赞赏。”提及那段履历,杨亚州颇为自豪,“在法国,雕塑身手水平很高,可是就没有人镌刻中国木偶,找了良久才找到了我。”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杨亚州展示他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实在,50年前,他的父亲杨胜曾在法国巴黎举行过木偶戏演出,轰动一时。纪录他父亲艺术生涯的影片《掌中戏》,也已经成了巴黎木偶戏剧学校的经典课本。

  追寻父亲的足迹,杨亚州去了法国。提及教学过程中发生的许多趣事,他念念不忘。

  有一次,一个学生把木偶头刻歪了,眼睛一边大一边小,杨亚州笑着说“OK”“毕加索”;学生一听是“毕加索”的气概,很喜悦。

  “匠人,就是一辈子做一件事,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对杨亚州而言,木偶镌刻不仅是一项艺术,更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万万不能断了传承。

七旬传承人的“偶人世界”:赴法授艺最难忘 杨亚州展示他的木偶作品。 张金川 摄

  让杨亚州倍感欣喜的是,儿子杨斯颖现已深得他的真传。“除了在木偶镌刻身手上有所造诣,儿子还在传承模式上作出了新探索——将木偶戏制作成数字媒体,儿子制作的两部木偶戏系列影片也已经在国外上映。”

  此次木偶作品展时代,杨亚州还为现场观众作主题讲座《“偶”戏人生》,让观众深入领会漳州布袋木偶戏及木偶镌刻的文化精髓。“希望通过这样的流动,激励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走近‘非遗’,近距离感受我们的文化瑰宝,让传统身手代代相传、发扬光大。”(完)

【编辑:孙静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29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