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左右外贸新战场

给国货一个B站 UP主,抓住1亿中国年轻人

给国货一个B站UP主,抓住1亿中国年轻人,年轻一代被UP主真实有趣的测评视频吸引,快速地了解一个产品,并且置身其中与同一圈子里的UP主和其他朋友频繁互动,信任感逐渐建立起来。整个过程中,年轻人对某个品牌种草拔草的行为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这也是品牌在B站引爆流行的密码所在。

“我们现在是满负荷运行。”在闲赋了大半年后,石灿现在很少有休息时间,加班已经成为常态,“今年的营收基本能与去年持平。”

石灿在深圳经营着一家外贸公司,主营的产品是桌椅五金,很长一段时期内,他的产品主要销外欧美。受疫情影响,上半年大部分时间他都处于闲赋状态。“咬着牙坚持。”大概6月份前后,石灿终于迎来了曙光。“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生意慢慢得到了恢复。”石灿将部分市场转移到了国内,而在外贸上,他承接了更多的日韩定单。据海关总署11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5.95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1.1%。对东盟、欧盟、美国、日本和韩国等前5大贸易伙伴进出口均增长。民营企业成为拉动我国外贸发展的主力军,据海关统计,今年前10个月,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12万亿元,同比增长10.5%,占同期我国外贸总值的46.2%,比去年同期提升3.9个百分点。

数据的背后,是外贸产业的新机遇。由于海外疫情始终得不到有效控制,近期又再度爆发,这让欧美等国家的复工复产举步维艰,从而大大刺激了国内的出口需求。一系列帮助外贸企业拓展国内外市场的政策也相继出台落地,相关部门从税费、政策以及服务等多方面助力外贸企业的发展。电商平台也早早伸出了援手,4月4日,阿里巴巴开展了外贸工厂剪标内销的活动,活动页面里有十几家各大品牌的代工厂。从订单量上看,大多商品均有大幅度的涨幅。4月14日,淘宝特价版公布支持外贸工厂转内销的十项措施:欢迎外贸工厂“0门槛”入驻,并给予10亿量级的流量支持,给外贸工厂打开更大内销空间。4月23日,阿里巴巴1688宣布上线数字化“外贸专区”,对外贸企业拓展国内市场展开新一轮扶持,计划年内帮助50万外贸企业内贸线上批发交易。与此同时,京东推出专项出口转内销商家扶持政策,上线“工厂价卖光外贸货”会场及“新国品计划”扶持中小企业,保护外贸国产品牌。苏宁拼购上线“助力出口企业转型”专区,支持外贸商户,对大件商品提供补贴、免息等扶助。拼多多与上海、东莞、烟台等地合作,为外向型企业搭建国内销售平台,其中“出海优品 云购申城”项目覆盖超过300家上海外贸企业,推动超过1000家精品外贸企业入驻。直播电商的兴起,也给了外贸企业一个新渠道,不少商家在抖音、快手上找到了新的商机。在国内外双循环的促进下,外贸企业不仅迅速复苏,还得到了蓬勃发展。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今年1-7月共新增近52万家外贸相关企业,较去年同比增长7%。其中,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今年第二季度新增超过27万家外贸企业,同比增长21%。这个过程中,外贸新势力也随之诞生。一批90后,甚至95后的外贸人开始登场,他们依托于阿里等电商平台,将外贸数字化,逐步改变了外贸生意往来的形态。数据显示,今年4-9月,阿里巴巴国际站启动首期“春雷计划”,平台实收交易额同比增长110%,新卖家数同比增长54%,活跃买家数同比增长84%。而1-9月,国际站买家订单交易额同比增长133%。

1、外贸企业满血复活

“要么被淘汰掉了,要么就已经100%复工了。”石灿对燃财经表示。在石灿所从事的外贸垂直领域中,没有熬过此次疫情的不在少数,“新入局者在面对疫情时基本都无法运转,而能够存活的企业基本都是自身实力比较强的,他们资源多、有着固定的长期合作,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疫情淘汰了一批企业后,如今能够活下来的公司,订单基本都呈指数级上涨。”在石灿公司所处的位置,过去集中了大量外贸制造业企业,但目前这条街上大部分企业已经转型或者被淘汰。他告知燃财经,他自己的公司从春节到6月份基本处于亏损状态,但从7月份开始,订单逐步恢复正常,“7月份之后就是超负荷运转了,预计今年的营收会和去年持平。”“那些被淘汰的从业者基本都转型了,他们所留存下来的市场转接到了生存下来的企业。”据石灿透露,目前总体外贸订单基本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与石灿感受一样的,还有从事外贸生意的英子。在外贸公司工作的英子,从事的是金属丝网行业,她对燃财经表示,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她最大的希望是企业别“死”掉,能给员工们照常发出工资就可以。“国内疫情结束后,生意就慢慢得到了恢复,现在订单排到了春节之后。”英子称,承接业务的快递公司给他们公司做了个统计,根据公司快递单的数量变化,预估今年他们公司的销量可以恢复到去年的70%。“目前整个行业的发展要比想象中的好很多,都基本实现了100%的复工。”英子告知燃财经,3-6月份,公司运转很差,但从7月份开始,订单开始逐步恢复,到9月份就已经回升到了同时期的80-90%左右。“已经相当满意了。”据英子观察到的情况,目前同行的生产商们都很忙,部分厂商的订单饱和到2021年春节,这其中包括部分涉及疫情物资配件的生产商,例如口罩丝、隔离护栏等生产商。

石灿和英子对行业复苏的感受,从国家统计局和海关总署发布的相关数据亦可窥见一斑。国家统计局10月2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增速比5月份加快1.3个百分点,连续6个月增长,环比增长1. 18%,增速创下自2019年3月以来的新高。在前三季度中,我国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前拉动GDP增速0.1个百分点,三季度当季0.6个百分点。“稳外贸政策效应持续显现,进出口明显好于预期。”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10月1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国外贸进出口呈现逐季回稳态势,一、二、三季度进出口增速分别为-6.5%、-0.2%、7.5%。“企业的快速回暖除了和疫情得到缓解相关之外,更大一部分是来自政策的扶持以及国内消费水平的提高。”英子告知燃财经。一方面,在政策的扶持下,企业积极自救;另一方面,内外双循环的引导也促使他们对市场进行了转移,“以前我们只做外贸,且以欧美市场为主。现在我们承接了部分国内定单,外贸市场也进行一定的调整,更多会倾向东盟和日韩。”疫情期间,英子为降低企业风险,做了很多积极的应对措施。如从今年5月份开始改成全员股份制、引进股东,并增加了激励制度和分散风险。同时还投保了中信保,在降低收汇风险的前提下,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承接一些订单以维持企业的生存。石灿目前的现状与英子类似,他告诉燃财经,疫情爆发后,很多的同行做了企业搬迁和市场转移。“有将近一半的企业去了越南,另外一些转到了其它的地方,如低端商品迁到了印度,中高端商品便迁到了日本。”石灿公司的市场也有了一定的调整。疫情之前,石灿的产品更多销往欧美,“这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是日韩制造业相对发达,使得消费者对产品品质要求要高,因此订单量会相对较少,但利润很高。疫情影响欧美的订单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0%左右。”石灿透露,目前他公司大部分订单从欧美转移到了东南亚或日韩。海关总署10月13日发布的数据亦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对东盟、欧盟、美国、日本、韩国的进出口分别为3.38万亿元、3.23万亿元、2.82万亿元、1.61万亿元、1.45万亿元,分别增长7.7%、2.9%、2%、1.4%、1.1%,其中,东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4.6%。

2、冷清的秀水街

科亚方舟获超2亿元C轮融资

科亚方舟获超2亿元C轮融资,科亚方舟宣布完成超2亿人民币C轮融资,这也是科亚方舟在今年9个月内完成的第三轮融资,本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源码资本、天士力等联合投资,原有股东雅惠资本继续跟投。

与外贸企业快速复苏不同,一些主打国外游客的国内市场还处境艰难,北京的秀水街商场便是其中的缩影之一。“登长城、游故宫、吃烤鸭、逛秀水”,秀水街曾是众多海外游客到北京旅游必打卡的一个地标。从零零落落的几家商铺,到海外游客争相前往观摩购物的“民间贸易中心”,已经有40多年历史的秀水街,被称为中国最具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购物市场之一。但是,这一极具影响力的地方,目前显得有些冷清。近日,燃财经实地探访了秀水街。与往年熙熙攘攘随处可见国外游客的场景不同,现在的秀水街人迹罕见,部分店铺已经关门,还在营业的店铺也很少有消费者。各商铺的店主仨人一群、俩人一伙地在谈论着当下热议的一些话题。打折的标签出现在绝大部分店铺,100元一件的羽绒服、冲锋衣随处可见。王丽芳是秀水街的老商户,她租赁的店铺坐落于秀水街一楼的右侧。这是一档位置较好的店铺,正对着秀水街商场的入口。店铺内售卖的均是认知度很高的服饰,涵盖了男女老少不同人群的需求。王丽芳告诉燃财经,她们销售的商品都是一些品牌的囤货,即使过季也不过时。没有疫情的时候,店内商品基本都是原价的4折,折完之后,商品大概是1000元左右。“销量很好。”王丽芳告知燃财经,高峰期间,日营业额至少数万元起步。

但是疫情的到来让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使是拥有着相对不错的地理位置以及不需要过多言词推广的商品,王丽芳店里的销量也今时不同往日。“今年的衣服基本都是1-2折的优惠力度,如果还是像往年一样,很难卖动。”王丽芳对燃财经表示。

王丽芳已经将商品的优惠力度做了尽可能地调整,即使是这样,销量也不太理想。王丽芳对燃财经表示,失去国外消费者后,她的商品现在基本转为内销,“大部分卖给国内的老客户。”

图 / 燃财经拍摄与王丽芳的现状略有不同的,是秀水街三层的商户杯子。杯子是一家从事婴幼儿服饰鞋帽销售的商户,在秀水街已经经营了十多年。杯子没有选择被动候客,她将大部分销售转移到了线上,甚至考虑是否要在电商平台上开店。杯子对燃财经表示,在疫情发生之前,她店里的国外消费者与国内消费者的比例将近在3:1,但由于疫情,店内很少有国外消费者,于是她想办法将商品转为内销。“今年店里所有的衣服基本都是进货价格在销售,再加上自己通过微信群、朋友圈进行简单的线上销售,虽然谈不上盈利,但至少可以支撑店铺继续经营下去。”作为老商户,杯子见证了秀水街的发展,对秀水街有了一定的感情,并不想因为疫情的影响就轻易地选择离开这里。过去在秀水街少见的国内消费者开始出现在这里。亚朵在秀水街附近上班,她经常在秀水街6楼的美食城吃饭,但很少在商场内消费。“以前秀水街的商品相对比较贵,且式样也不适合国内消费者的潮流。”但亚朵发现现在的秀水街有了一些转变,尤其是折扣力度非常大,这对她产生了很强的吸引力,现在她习惯饭后在秀水街转转。“ 折扣后很实惠,经常忍不住就’剁手‘了。”“来秀水街的国内消费者在增多,我们也在尝试做一些转型,来吸引更多的国内消费者,比如商品种类和价格的调整、销售方式的改变。”王丽芳将折扣标签摆放在店铺最显眼的位置,她也计划要做一些线上销售,“我和几位朋友商量,计划在抖音和快手上开个小店。”王丽芳目前同样没有打算搬离秀水街,她说她想坚持坚持再看,“总是会好转的。”

3、外贸新势力

外贸的玩法变了,玩家也变了。调研显示, 90后已经成为“新外贸”的绝对主力。他们被称为“时差青年”——打破时间差、距离差和观念差,以数字化方式将生意拓展至全球。10月28日,首届外贸新势力大会举办,义乌市奎特贸易有限公司创始人俞锋是代表之一。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6年时间,俞锋从1个平台做到10个平台,把通过数据洞察重新设计、定制的义乌小商品销往全球近百个国家。据浙江新闻报道,非洲是俞锋起步的主要市场之一。在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等国,来自义乌的手电筒产品颇受欢迎。“手电筒有多个维度,比如他们有时候晚上去收割庄稼,他有一个头灯,类似于矿灯。还有家里停电了怎么办,我们用帐篷灯、吸顶灯,放几个电池进去。还有走夜路,有手提的应急灯。”俞锋要做的工作就是对所有产品进行重新审视、包装和定位。除了品类维度的扩展,他也在搭配组合上不断拓宽思路。比如,买手电筒的客户也买了收音机,那就找资源、供货收音机。“我们所做的工作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把每一个产品的优点进行融合,找到有市场的产品,就加速裂变。”“三年前,90后商家在国际站占比是20%,今年已经有40%,还有接近两成的95后。”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认为,这些年轻的新生力量将与数字化趋势一起,逐步改变全球生意往来的形态。张阔认为,在数字化催生的确定性下,未来国际货运标准有望被重新定义。他举例说,阿里巴巴国际站与盐田港合作开出从盐田至洛杉矶的快船、从义乌到美国西海岸的快船,可以将送达速度从原来的35天缩减至12-14天内,加上清关时间,15-16天就可以供货到当地。

除了出口,外贸产品也可以销往国内市场。但是,传统的外贸企业很难适应国内市场。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部分外贸企业长期专注海外,导致对国内市场不了解,缺乏营销经验、品牌认知度相对较低。消费类(零售、轻工)行业分析师李昂对燃财经表示,是否拥有渠道、产品能不能适应中国市场以及国内消费者的习惯等等,都是外贸企业在转内销时遇到的最直接的问题。“外贸企业相对于内贸企业来说,他们的竞争力比较弱。”石灿的公司疫情之前只做外贸生意,现在基本是80%做外贸,20%内销。“外贸和内销存在很大区别。”石灿最大的感受在于国内外消费者对商品需求的使用周期,相对国外的长期需求,国内的需求会比较短暂。“以桌椅为例,一般一套桌椅国外的使用周期就是5-7年,但国内不同,国内一般都是用到坏才会更换。”“外贸和内销有非常大的区别,外贸企业都是订单式的生产,可以实现低库存甚至零库存,但内销则需要从设计款式到组织生产再到创建营销渠道。”石灿说,外贸企业转内销并不容易,“转身”需要一个过程,因此他即使会有部分内销,但新拓展的外贸市场依然是他的重点。而新外贸人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是伴随着电商成长的一代人,阿里、京东、拼多多、苏宁等电商平台纷纷设立外销产品专区、专场等,对他们来说,都是机会。直播电商也是如此。据统计,自淘宝特价版上线以来,100天内聚集了全中国145个产业带、120万产业带商家、50万外贸商家、超过30万外贸工厂,外贸工厂集中在淘宝特价版上打开内需新通路。业内人士称,新势力的加入,其实是有利于外贸产业的发展,因为蛋糕被做得更大了。对于传统外贸企业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近来,英子所在的外贸企业订单和销量也有了明显的提升。“我们现在遇到的新问题是集装箱供不应求,订不到船出口东南亚和南美。”这导致英子公司的海运费产生了较大的波动。“流通不畅,导致运输成本一直在上涨。”英子称,由于海外的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运输公司缩减了海运船只,很多船只出去之后就回不来了,或者说时间跨度比较大导致订不到集装箱出口。英子告知燃财经,正常的情况下,国内到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集装箱的价格是200元,如今最高可以涨到4500元。“海运费上个月还是3000元,这个月就涨到了4000元。”尽管如此,英子依然表示,即使订不到出口的船,但有订单的感觉还是要比接不到订单舒服了很多。 【本文作者曹杨,由投资界合作伙伴燃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字节跳动入股掌阅科技,或冲击现有付费阅读模式

字节跳动入股掌阅科技,或冲击现有付费阅读模式,掌阅也在通过加大投资扩充内容储备,免费模式的兴起正面向付费模式发起挑战。

原创文章,作者:时事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34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