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亿美元融资之后,快看离上市还有多远?

演出票房透明化,“黄牛党”、“虚报党”或遭重创?

演出票房公开“难”在哪?

B站赴美上市前的估值接近30亿美元,如今快看估值已经达到160亿元人民币,今年的两次融资仿佛是在被资本推着向前走,快看上市或正式提上日程。

从《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的火爆票房再到《白蛇:缘起》《哪吒》的有口皆碑,国内漫画产业已经逐渐从不温不火的常态走到舞台中央,成为资本青睐的对象。

今年上半年,动漫领域共发生10起融资事件,融资金额高达175.26亿元。当然,这包含了哔哩哔哩今年三月回港二次上市,募集的金额超过160亿元。其余的融资项目中包括快看、上游动漫、初色动画、猫星系、Yuki动漫、十字星工作室、艾漫动漫、禾于文石、ComiDay猫布丁文化。

.4亿美元融资之后,快看离上市还有多远?"

△ 来源:艾媒咨询

最值得一提的是快看,在资本市场沉寂两年之后,今年6月拿到了韩国One Store领投的9000万美元投资;今年8月下旬又拿到了2.4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建银国际、Coatue、天图资本等。

作为国内漫画产业的独角兽,目前快看的估值已高达160亿元人民币。

在前不久快看的发布会上,官方给出了这样五个关键数据:快看APP的总用户数量已经超过3.4亿,总月活超过5000万,超过市场第二名到第六名的总和;市场占有率超过50%;Z世代用户占比90%-94%之间;快看已实现盈利,总收入规模每年增长50%以上。

在强强环伺下,快看的数据向好,创始人陈安妮也在公开场合表示,不希望公司被收购,会考虑IPO。

资本对快看上市抱有期待,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快看已经被普遍认为是在线漫画平台当之无愧的独角兽企业,但市场上对快看也有着质疑声,比如,快看背离二次元的主流,内容大多为腐女系;作为内容平台,拿得出手的IP却没有几个;靠融资来拉动增长,快看缺乏核心竞争力等等。基于此,小鹿角财经(ID:lueconomics)将从以下三个问题来拆解快看:

  1. 几大漫画平台中,快看成立最晚、融资却最频繁,早期阶段,如何实现后发制人?

  2. 从野蛮生长到精耕细作探寻平台的商业模式,最终实现盈利,快看做对了哪些事?

  3. 更名之后,快看不止于漫画的野心昭然若揭,全力押注的漫剧,究竟是新事物还是一个新噱头?

绕着巨头走

2014年,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即将退潮的时候,陈安妮创立了快看漫画app。

那是陈安妮真正开始创作的第三年,12月,她凭借在《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漫画中讲述自己的创作过程和创业经历,让自己和快看App一炮而红。

那一年,陈安妮只有21岁,微博网名叫“伟大的安妮”,在之后的几年里,她总是觉得这个名字“太张狂”,试图改为“小小的安妮”、“渺小的安妮”,但都被市场部的同事改了回去。她曾被网友攻击为“绿茶”、“梦想婊”,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才消除掉这些负面影响。

在这场创业浪潮中,陈安妮无疑是幸运的,当许多90后创业者被拍死在了沙滩上,她还能获得多轮融资,与投资人谈笑风生,她是极少数的幸存者之一,也是唯一的女性创业者。

这些都是陈安妮创业过程中的插曲,也得以窥见快看早期的故事。和许多创业项目比,早期的快看发展速度令人咋舌。

当时快看定位于为喜爱漫画的用户提供高质量原创漫画,得益于创始人的“网红”效应,app刚上线,就连续三天登上App Store榜首。

在那时的在线动漫平台中,有妖气和腾讯动漫处于领跑的位置。

腾讯动漫成立于2012年,当时隶属于腾讯游戏,背靠财大气粗的腾讯,在国外的动漫版权方面投入颇多,引进了《火影忍者》、《航海王》等多部日漫电子版权,从而奠定了其在国内动漫领域头部的地位。有妖气更是占据先发优势,2009年就成立了,然后通过独家连载段子类的漫画作品《十万个冷笑话》迅速积累期庞大的粉丝量,同时还手握《镇魂街》等顶级国漫IP,总作品数量超过4万部。

回想起如何在短时内快速超过腾讯动漫和有妖气,蹿升到头部,陈安妮在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选择的每一个点都是绕开打、绕开打、绕开打。”

押注条漫市场

早期的漫画市场,以PC端为媒介,展现形式主打黑白风格的页漫,如果在移动端,则是直接将页漫搬到手机客户端。比如当时在布卡漫画、有妖气等App上看漫画,页漫与手机屏幕的尺寸不匹配,画质清晰度较低,阅读体验较差。

快看选择另辟蹊径,坚持只做高清晰度的彩色漫画,并将重心完全放在移动端,开创性地采用条漫的阅读方式和feed流的信息推送方式,避开与头部玩家的恶性竞争。

虽然条漫有着更适合移动阅读和传播的形态,但是在当时相对而言还是一种不被二次元用户以及资深漫画家们普遍认可的漫画形式,在快看之前,无论是老牌还是新生的漫画平台,都少有条漫作品,更不用说以条漫为特色。

条漫的内容更轻,更精简,移动端符合当时快节奏和碎片化的阅读需求,两者结合成了快看的一个特色。

主打女性向内容

在内容方面,当时主流漫画平台的玄幻、热血、少年、格斗类等题材充斥着大量的直男审美和修仙妖气氛围。

快看锁定年轻女性用户,95后和00后,从女性的趣味出发,主打少女为主角的漫画。

当时快看平台内容的关键词大多为霸总、耽美、纯爱、校园等,譬如《怦然心动》、《十二点的灰姑娘》等,同时也有《整容游戏》、《零分偶像》等作品,紧贴现实热点和女性趣味。

一方面女性向题材能够让快看用户量激增,独树一帜的作品风格快速占领市场一隅,但另一方面,耽美风、霸总风也让快看被贴上了“少女漫”的标签,逐渐被主流的二次元漫画市场边缘化。

当时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他们认为快看实际上并不是漫画平台,而是一个娱乐平台,将网络流行的情感八卦、明星花边等娱乐性强的轻度题材堆积成段子,最终用漫画的形式展现出来。

之后,快看也进行了一些调整,为了突破圈层,上线了一批“少年漫”,寻求从用户性别、用户年龄等方面做出突破和创新,从纵向的深耕女性市场这一战略转变为横向用户扩展。

All in营销

有着网红博主出身的创始人让快看一出生就自带营销基因。

在微博上,陈安妮用漫画讲故事,作为一个创业者,她关于梦想的故事也成了一个热门的营销事件。

2014年陈安妮发布“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组图,短短一天,在微博和朋友圈两大社会化网络均被刷屏。据悉该图在微博上累计转发了43.69万次,点赞34.73万次,评论8.9万次。

.4亿美元融资之后,快看离上市还有多远?"

△ 图片来源:微博

这条漫画也被迅速标榜成年轻人奋斗的心灵鸡汤,快看的下载量在当天就增加了30万,接下来的几天都以20万的速度增长,没过多久就突破了100万。

除了微博,快看还在年轻人更聚集的QQ空间进行推广,通过广点通进行大规模投放拉新。据爱范儿报道,快看2016年在广点通上的投放规模已经达到3000万至4000万元,超过了任何一个竞争对手的投放金额。

“我坚定认为,哪怕借钱、不给合伙人发钱,也一定要把全部钱投到营销。”在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时,陈安妮表示,2015-2016年单用户成本2-3毛钱,今天很多上市公司,单用户成本100多块。我们吃到了时代红利。

极光大数据相关报告显示,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快看DAU均值约为592万,为行业第一,为第二名腾讯动漫的2.4倍。2016年,有妖气漫画以9.04亿元的价格被奥飞动漫收购,由于母公司经营不佳,在短短一年左右时间有妖气被资本市场打了5折。

如今再来看快看的早期阶段,它更像一款娱乐产品,类似于综艺或者是爽剧,内容没有厚重感,给用户带来的更多是浅层次的快感与茶余饭后的消遣。

正是这种以轻内容为主导,大量铺流量的路线,让快看在短期内成为国内在线动漫平台的主流。

左手IP右手社区

2014-2017年,快看一共进行了4轮融资,融资总额接近15亿元人民币,无论是融资规模还是融资轮次,都排在在线漫画平台的前列。其中,2017年年初快看完成了2.5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字节跳动出现在了快看的投资名单里。紧接着2017年底,快看又拿到了1.77亿美元的融资。

《云南虫谷》差强人意,“鬼吹灯”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规中矩的网剧,不足以掩盖“鬼吹灯”IP开发的疲态。

《2017年漫画APP市场研究报告》统计,2017年,漫画类APP中快看以将近2.4亿的下载量名列第一,第二名是腾讯动漫,下载量有1.5亿次,漫画岛与布卡漫画分别以1.06、1.01亿次的下载量位列第三、第四。

在线漫画平台经过多轮洗牌后,已经形成了“一超多强,各有千秋”的格局。

同时,也是在D轮融资之后,快看放弃了此前信奉的“唯流量论”,转而放慢脚步坚持长期主义,宣布“IP+社区”的核心战略,探索更多的商业付费模式。

重用户,探索社区运营

几乎每一个内容型的平台,都会把社区作为主要的发力方向,一方面通过用户、内容等运营,提升活跃度和粉丝黏性,另一方面是将平台的多项业务连接起来,最终形成消费闭环。

2016年快看就已经在app上线“V社区”板块,方便作者与用户进行运营。但当时对社区的战略仍然停留在为流量做贡献,通过活跃社区的氛围来提升粉丝的黏性。

2018年快看上线世界板块,让用户与用户之间也能够进行交流。2018年暑假期间,快看在社区举办的“看见漫画偶像”活动,获得了超过1000万次转发,吸引500多万人参与。之后,快看搭建的是一个高度活跃的“00后”内容社区,社区的内容不再局限于漫画,而是往绘画、同人、手办、配音、Cos、游戏等更广泛的年轻话题扩展。

Z世代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上展现了极强的活跃度和黏性,同时他们需要社区的生态来提供“认同感”,这种认同感是社交的底色也是内容消费的根本。

快看在产品端强化了“人-内容-人”的连接,社区不再app里一个版块,而是整个app往社区形态发展,随着app的迭代,快看在首页以及tag下将社区与各种内容形态进行有机融合。

孵化IP,内容由轻变重

早期依托于轻量级、娱乐性内容让快看实现弯道超车,彼时,快看已经建立了一个以漫画为桥梁的二次元内容社区,在内容方面,快看开始侧重优质内容开发,专注于IP变现之路。

在当时,陈安妮还提出了自己的“迪士尼梦想”:“要制作《海贼王》这样的优质国漫,要做中国的迪士尼,这是我们的目标。”

2017年,快看游戏业务上线,探索热门漫画IP改编成游戏的可能。与此同时,影视开发、动画等越来越多业务部门成立,这些都在为快看IP商业化蓄力。

作为一个主要生产原创内容的平台,快看在当时还缺乏独立的漫画IP开发能力。即便拥有一些优质漫画IP,大多情况下也只以出售版权的方式来获取利润,或者以联合出品的方式参与。

不过,快看已经算是比较早意识到多维度开发IP价值重要性的在线漫画平台了。

2018年快看改编了独家漫画的《快把我哥带走》,同名电影票房接近4亿元,虽然豆瓣评分显示只有6.8分,但也算是为快看的IP运营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4亿美元融资之后,快看离上市还有多远?"

△ 来源:《快把我哥带走》电影宣传

之后,快看还引入了不少优质小说IP的正版漫画,如八月长安的《你好,旧时光》《最好的我们》等,还有部分原创IP已经被成功改编,少女漫《不说谎恋人》改编成真人剧,独家漫画《只好背叛地球了》改编成真人竖屏短剧。

但真正有价值的IP,都是基于深度叙事和独立的世界观,碎片化、娱乐性质的故事决定了快看很难构成具有普世意义的大IP。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快看的众多IP中,再未出现一个像《快把我哥带走》这样的出圈之作。

探索盈利模式

D轮融资之后,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快看都没有任何融资消息。陈安妮也曾在媒体上表示,2018-2019年,公司快速膨胀,从几十个人到几百个人,最多600多人,管理混乱。

一位好友建议陈安妮要尽早进行商业化;“公司不能这样继续烧投资人的钱,必须有可持续商业模式。”

漫画平台的商业化路径,可分为TOB和TOC两种,前者以IP授权开发、广告为主,后者则是用户的内容付费。

2016年,腾讯动漫在不被市场看好的情况下,在国内率先并坚持推进漫画的付费阅读,2017年时这部分的收入已经突破1亿元。

快看此前一直采用会员制,用户无需对内容额外付费,但最终也开启了付费化的进程。

根据爱范儿报道,2016年底快看广泛招募付费运营、会员运营、游戏运营、电商运营总监、版权开发等员工,想要尝试所有可能的商业化手段。

在付费阅读方面,部分作品尝试“付费抢先看”,并逐渐扩大付费比例,首月拿下近20%的付费率,目前,快看90%的漫画内容已进入了付费模式。

相较于男性向的游戏板块,天然具备“女性”基因的快看在电商的商业化尝试推进速度较快。快看在app中快内嵌了商城,主要负责图书和IP衍生品的销售。截至2018年1月,快看已完成近1000个sku的开发,涵盖卫衣、笔记本、明信片、贴纸、便签等周边。

2019年,陈安妮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其核心漫画板块已经实现盈利。

当年8月,快看迎来了自己的第五轮融资,腾讯为其投资人,投资金额达到1.25亿美元,同时腾讯和快看保持独立运营和发展。

漫剧能否加深护城河

在今年8月5日的产品升级发布会上,快看漫画正式改名为快看。

互联网公司突然改名的情况并不少见,有的是希望改名之后更加形象,有的是为了容纳这些扩大的新业务,希望改名更符合自己的业务走向。

比如,美团点评在去年正式更名为美团,一方面便于公司统一的品牌形象管理,另一方面也增强用户的认知,美团的业务不仅局限于点评,还有外卖、单车、酒旅等等;今年,社交软件陌陌也突然改了名,改为“Hello集团”,这些年,陌陌除了做社交软件,还进军影视、音乐和综艺,按照官方说法,陌陌这个名字不能覆盖企业的整体业务了。

快看升级为快看,舍弃了漫画两个字,这或许意味着快看的野心已经不止于漫画,漫画也不再是平台与用户之间唯一的纽带,快看正在从一个漫画平台走向聚焦Z世代的超级娱乐社区。

在这次的产品发布会上,陈安妮提出了漫剧的概念,听起来这是个新故事,但如果仔细品一品,这与动态漫的概念几乎如出一辙。

动态漫是介于漫画和动画之间的一种“进化中间形态”,通常是指给静态漫画加上一定的动作处理,使人物能做出简单的表情、动作,同时加入对白、背景音乐、音效,形成类动画的效果。

快看的漫剧相当于是动态漫的一种分支,漫画与短视频结合,竖屏浏览模式,时间长度为2-3分钟,成本更高之外,再无独特之处。

快看官方数据显示,快看在漫剧方面投入了2亿,漫剧权益新增3000多部。8月份的发布会上,快看就曾趁着热度一口气发布了150多部漫剧,截至目前,快看的漫剧全网播放量高达15亿。

.4亿美元融资之后,快看离上市还有多远?"

△ 来源:快看app漫剧频道

其实,动态漫画在2016年就席卷美国漫画界,2018年逐渐传到国内,当时全平台上线的动态漫有25部,2019年新上线动态漫画225部,到了2020年几乎是遍地开花,新上线动态漫画增长到378部。

动态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所以各大平台也都有涉猎,只不过名字不同。

哔哩哔哩漫画叫“动态漫”,腾讯叫“动态漫画”,猫耳FM叫做“有声漫画”。不仅是漫画平台,优爱腾芒等视频平台也在布局,抖音更是在2019年时就发起了“轻漫计划”。

如果从数据端来看,快看漫剧的成绩还令人满意,但在巨头的夹击下,漫剧能否支撑起快看的未来,还很难说。

燃也文化联合创始人南宫泓此前接受ACGx采访时提到,随着媒介更加强势,尤其是短视频的冲击,动态漫让内容制作的时效性变得更强,并且需要精准、迅速触达到有效的用户,所以现在的平台不是青睐动态漫画这一内容形态,而是一个被动选择的结果。”

从市场端来看,即便是漫画的忠实用户有些也不能理解动态漫画,会认为“好端端的漫画,变成动态漫后显得十分违和”,也会质疑“为什么要耗费时间与精力,制作一部‘贫穷的PPT动画’”,还有人直言“不如直接将资源投入高质量动画的制作”。

在短视频时代,要求创作者有较高的更新频率,但制作冬天慢的速度远不及真人出镜的拍摄速度,同时对动画导演和配音演员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对于需要刻画人物与故事细节的动态漫来说,能否适应抖音这一典型的快餐文化土壤,也是个未知数。

在漫画市场这一拉锯战中,快看已经处于领先的位置,拥有绝对的优势,但市场是一台长期主义的称重机,暂时辉煌不能代表什么,如何持续创造价值以寻求新的破局点,是快看当下需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鹿角财经”(ID:lueconomics),作者:小鹿角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美妆定制,离我们还有多远?

不是美妆行业的营销卖点,而是大势所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59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