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我xín思我也妹有口音啊,你们咋zí道我是东北滴?

还有救吗,在线等。

《乐队的夏天》今年不会再来了。

但这个夏天,“舞台的夏天”、“嘻哈的夏天”、“新生代乐队的夏天”以及“原创的夏天”等等,蜂拥而至。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有一说一,音乐综艺的数量仍旧有增无减。这边《好声音》还在继续,那边《黑怕女孩》《爆裂舞台》,双双聚焦女性音乐人;这边忙着从草莓星球跨越到说唱宇宙,那箱《明日创作计划》《我的音乐你听吗》展开了原创音乐之战……这个夏天的音综让人“耳花缭乱”。

作为经典的综艺赛道,音乐综艺能追溯到电视综艺时代,从2012年开始,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一直稳定更新到现在,而经历了接近十年的发展,音乐综艺赛道已经从卫视出品转向卫视、长短视频平台各家的一场场混战。

有道是音乐乃氛围的最佳缔造者,而音乐综艺则是最能与梦想结合起来的最佳真人秀题材,还有一大核心,受众面广。无论是《中国好声音》实现的草根翻身,《我是歌手》中观众爱上的现场演出,或是《中国有嘻哈》带动起来的小众音乐走向大众化势头,音乐综艺过去的留下的辉煌战绩,可见一斑。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垂类综艺的突围,短视频的崛起,成功抢占用户碎片化时间,音乐综艺的路,变得越来越不好走了。娱乐产业编辑部(ID:yulechanye)整理了今年各家头部音乐综艺,试图洞见这其中发生变化的具体缘由。

 冷空气降临

先来看整体表格: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一如表格显示,目前已播的音乐综艺中,豆瓣评分达到七分以上的仅有在北京卫视播出的《最美中轴线》得到7.5的最高分,与一更新就能实现微博热搜霸屏的《披荆斩棘的哥哥》同分,同时,B站接棒《说唱新世代》的新原创音综《我的音乐你听吗》喜提7.1分。值得注意的是,在豆瓣上给《最美中轴线》打分的观众仅367位,隶属所有统计音综中人数最低的一档综艺。

除了这三位7分档外,其余的综艺均得分不高,其中豆瓣分最低的,为优酷今年与摩登天空合作的乐队综艺——《草莓星球来的人》,在豆瓣仅仅得到了3.9分,而打分人次也仅有5443人。更有意思的是,今晚《草莓星球来的人》收官,但几乎无人知晓。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而腾、爱、芒互相对标的三档嘻哈音综——《黑怕女孩》、《少年说唱企划》与《说唱听我的第二季》,节目数量增多,但,热度与效果,实则再难现当年《嘻哈》盛况。

实际上,表格中盘点到的头部音乐综艺,在豆瓣参与评分的观众均不多,除了《披荆斩棘的哥哥》一档节目收获了超过两万人评分之外,大部分音综都以几千人次的评分收获了一个并不理想的分数。更别提其他非头部音综的处境了。

就音综的制作模式和玩法而言,同样也陷入了难创新的困境。政策使然,选秀模式的消失在此基础上,更是给不少音综泼了一盆冷水。

乐队遇冷,嘻哈不热,随着偶然突发疫情导致的音乐现场又一次集体“离家出走”,难道人们已经不再期待音乐了吗?

也不尽然是这样,在抖音上,搜索“音乐现场”,会看到今年由用户自己拍摄上传,原创歌手房东的猫的代表歌曲,得到了87.7W人点赞。在紧接其后的一系列在搜索信息流中,无论是节目片段或是音乐节现场,都有过万的点赞率。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人们不再关注音乐了吗?或许人们只是在有更多选择的前提下,倾向于直接选择在音乐综艺中最想看的短短几分钟现场,而不是整集漫长的综艺。

­东北人才是社牛的鼻祖

魂穿整个中华大地

纵观当下的综艺时长,平均每周更新两期、分为上下两集,一期时长均在两个小时以上。除此之外还有舞台纯享版、会员版或plus、衍生综艺,追一档综艺,跟在短视频上看完自己想看的艺人演出相比,需要投入的时间精力成本实在要高出太多。

而在用户的娱乐时长并没有增多的前提下,剧、综、影等内容爆炸,让内容不得不面对现阶段,无论是长视频之间的互相分流或是同类型综艺之间的互相分流。同时,短视频平台本身的快节奏与碎片化更能切合用户的娱乐场景,导致对于长视频内容整体的用户注意力转移,音乐综艺正在遇冷是现阶段的现实。

重新思考如何做好一档综艺

有着注意力优势,短视频平台也想分一杯综艺的羹。

今年3月,由浙江卫视与抖音联合出品的综艺《为歌而赞》播出,跟长视频尝试的音乐真人秀节目不同,抖音期待将小屏幕内容与大屏幕内容结合起来,并将这种内容形式称为——跨屏互动音乐综艺。

“节目集结了30余组音乐人,实力歌手与新世代音乐人,以热歌VS新歌的形式进行正面对决,由百赞团现场点赞与互评,获得荣耀盛典的歌曲将获得百赞团的联合推广。”这是节目的官方介绍。节目组想要通过短视频实现音乐的二次营销,辅助网红矩阵的推广,怎么说呢?现实与理想往往总是要背道而驰一些。《为歌而赞》播出后,起初以为的亮点,即不专业的“抖音网红”们对“专业歌手”的演唱与改编,做出评价和点评,被诟病用脚投票,嗯,观众并不买帐。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除了短视频,作为中视频代表的B站也在综艺赛道上继续探索自己的道路。在娱sir看来,用带有平台强属性的内容实现圈层突围,是B站正在讲的长视频内容故事。但客观看来,B站出品的内容,叫好不叫座似乎正在成为新痛点。无论是去年的《说唱新世代》或是今年的《我的音乐你听吗》,某种程度上而言,前者距离真正的爆款,似乎还有一步之遥,而后者,目前仍在更新,需要努力突围。

诚然,结合当下的长短视频趋势而言,注意力资源正在重新分配,但在内容制作的赛道上,长视频仍然有着领跑的资本,毕竟,经验是需要时间、需要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如何制作一档综艺,如何满足观众的需求,对于新加入的玩家来说,仍需要探索。

但经验在内容赛道上并不等于“一定会爆”的保证书。无论是长短视频平台,在音综稳定输出多年之后,内容创新难上加难,长视频平台在2021年的音综赛场上也出现了水土不服。

以嘻哈赛道为例。作为擅长综艺的芒果TV出品的续集,《说唱听我的第二季》也想尝试创新。在第一代节目的“旋律说唱”策略下,节目诞生了有几首还算有水花的音乐。比如俞天时KOZAY与Rarpid望江晴合作的《天上的星星不说话》,曾在QQ音乐公布的《2020Q3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中拿到季度综艺歌曲TOP10的前三名。而第二季,芒果TV选择让《说唱听我的第二季》全面流行化,整合了龚琳娜、胡彦斌与不同嘻哈歌手,却没能讨好观众。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而赛道另一头,爱奇艺主打“嘻哈少年”,腾讯主打“嘻哈少女”,两者的共通之处,在于原创。但擅长原创的音乐小天才会诞生在一年三选的嘻哈综艺中吗?目前看来,难。

押宝原创的策略从《明日之子》拓展到更多的综艺中,随着平台之间对标同类综艺的情况越来越多,音乐综艺之间的内容同质化也越来越严重,“大杂烩”成为当前音乐综艺的共同特色。

最突出的特色为,在2021播出的音乐综艺的明星阵容中,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多。

嘻哈一定会有热狗、潘玮柏,乐队一定会有张亚东,经常作为导师出席的张艺兴、李荣浩、胡彦斌等,搭配上之前垂类综艺中走出的音乐人,按照自己的定位排列组合,就能形成一档新的垂类综艺。

“说唱”遇冷,“原创”欠火候,歌荒导师也荒,音综陷入「僵局」?

在统计的在播综艺中,每位艺人都有正在播出的两档综艺,甚至有的有三档,对于音乐人来说,综艺的确是能提高曝光度,也有更多的舞台机会,但频繁地参加带有竞赛性质的综艺,对于音乐人本身来说也确实是一种消耗。

另外,除了内容方面,在招商上,音综也处在困局之中,娱sir曾观察过,说唱综艺的招商正在面临品牌赞助数量快速减少的现状,受众细分,热度不再,越来越多的赞助商开始理智投资内容市场,“没钱”或许会成为未来音乐综艺新的难题。

音乐综艺还能玩出什么新鲜的花样?养一养新人、挖一挖新的导师面孔,总而言之,是时候放弃一些老套路了,观众乏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小藕、阿笔,36氪经授权发布。

反消费主义当道,临期食品成Z世代新宠?

临期食品新风口,这个羊毛好薅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5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