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爱马仕”捅了27亿的窟窿,光一个家长就欠了300万

加速国际扩张,通信平台供应商LeapXpert获A轮融资

加速国际扩张,通信平台供应商LeapXpert获A轮融资,LeapXpert成立于2017年,使企业能够接受消费者的消息传递应用,并将其整合到他们的关键业务系统和流程。

寒潮来袭,上海格外寒冷。

这么冷的天,中山北路地铁站附近居然排出这么热烈的队伍。防疫优等生的上海人,怎么连安全距离都忽视了?

长长的队伍中,不乏百万甚至千万富翁,大家目的只有一个——退钱。

这栋看似平淡无奇的楼,是精锐教育的总部。精锐教育是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大型高端多元化教育集团,与新东方、好未来、学而思并称K12教培巨头,如今它倒下了。

其实叫雷暴可能更准确,毕竟精锐欠了家长27亿的预缴学费。根据最新财报,精锐教育的贷款余额已经超过账上现金,如今又遭遇退费、发薪难。

家长更难,一位拿着一沓合同和收费凭据的家长向证券时报求助,说自己给孩子“一次性交了近38万元,才上了几次课。”

这位家长还不是最惨的,传说最悲剧的一位家长交了1000万,已经用掉700万,还需退300万。

望子成龙、不计血本到了这个地步,相信你跟我心情一样复杂。

精锐教育别称是——“教育界的爱马仕”

公司创始人兼CEO张熙乃天之骄子。张熙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又去哈佛大学读了MBA。曾在多家世界500强公司担任高管,后创立精锐教育。

张熙还兼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及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并当选过“中国经济十大创新人物”,也上过《2019胡润百学·教育企业家榜》。

10月8日发薪日的前一晚,一张疑似张熙“轻生”的朋友圈截图突然流出:“为了做好教育我真心倾家荡产了,却是这样的结果,好遗憾好后悔”,“好想重头再来,愿有来生,再不创业”。

不过很快,张熙就辟谣称“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张熙给精锐教育定的思路是——主打提分教育,抓住孩子考试的三个关键节点:小升初、中考、高考。

最重要的是线下一对一服务。既然是教培奢侈品,私人定制是少不了的。

有人估算了一下,精锐最普通的老师每节课大概600元左右,每周上课2-3节。综合年报课程包等优惠,每门课一年6万多。

黑猫投诉上一则10月9日发布的投诉称,2021年5月为孩子在上海松江校区购买了3年的高中课时,总费用近53万元,目前还剩近50万元。

这还只是普通老师的起步价,想请金牌名师,还要继续加价。

3年53万已经打过折了,还有的暑假班,一个暑假就能让家长掏37万。

看来,教育界“爱马仕”名不虚传,贫穷真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至于网传交了1000万,用了700万,还要退300万的那位家长,大家都比较好奇:都有这么多钱了,为什么不去薅资本主义的羊毛,走走潘石屹和张欣的培养模式?

就算你不想让孩子出国,这钱也够孩子用半辈子了。

倒闭一家教培机构,炸出一堆隐形富豪。

去年迪士尼英语倒闭,网友@Miki粥就发现:

淘特500天:冲击下沉市场“铁王座”?

淘特500天:冲击下沉市场“铁王座”?,下沉市场,除了迅速崛起的拼多多之外,迎来了新的竞争者。淘特算是阿里近几年为数不多具有爆发力潜质的产品。

存2、3万的属于报班贫困户,存5万也才算报班普通户,十万以内的年教育消费水平,在鸡娃妈妈圈里,不过是基础款的起步配置。随便算一下,英语一万多、思维一万多、芭蕾一万多、钢琴一万多(还不带买乐器)…一年花2个香奈儿的钱买回几个娃的课程包,太稀松平常了。

只有培训班,才能完全暴露中年妇女真实而强大的购买力。哪怕她们平时提着LV,真阔太太还是假阔太太,看看孩子的课程就知道了。

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北京七部门也联合起草7份文件,多次对教育领域的预付费做出规范。

但当北京晚报记者于2019年底暗访时发现,教培机构忽悠家长买课程包囤课的超长预付费行为,屡禁不止。

其实家长对这些规定也早有耳闻,但有相当多的家长坦言:“知道超长预付费有风险,但事实上是购买单节课程根本不划算,课时包买的越多,折扣越大。”

时至今日,课程包出现了可怕的内卷化。很多家长觉得没有1000节没上的课,就没安全感。

有位上海家长直接充了2400节课,岂料孩子很争气,只用1000节课就学完了所有内容。如今还剩1400节没上的课,却已无课可上。

国家规定教培机构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但教培机构恨不得忽悠家长把孩子从3-18岁的课都报了。

愁着不止是家长,还有精锐的老师。

风雨飘摇之际,无数精锐的老师都在关心工资还发吗?有报道称,公司本应9日发放工资,目前延迟到26日发,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

精锐教育员工总数高峰时接近1万人,目前企业微信已不显示公司人数。2018年上市招股书中介绍的8名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如今已物是人非,仅剩下张熙一人独守。

除了讨薪,精锐员工也与行业内的1000万从业者一样,需要面对从云端跌到地表的心理落差。

2020年疫情导致“集体上网课”的契机,是教培机构泡沫破灭前的最后疯狂。

那时一些头部的教培机构,疯狂到只招来自清华、北大的学生,对这些名校生开出了保底60万年薪的天价工资。哪怕一天老师没有当过的清北本科毕业生,也能拿到60万年薪。

好景不但不长,极端情况甚至只有两周。

陈琳在2021年春季招聘中与一家线上教育机构签下劳动合同意向书,7月13日,她顺利拿到毕业证。但在7月26日,她收到了离职通知。从毕业到失业,前后不过13天。

短期内,从教培行业涌出了大量人力,导致这些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再求职时,画风变成了: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要教育机构的。”很多HR已审美疲劳,“最近来面试的都是这行的。”

除了短期内人力过剩,教培行业从业者能力单一也是原因。虽然教培行业薪酬很高,但这个行业在别的行业眼里的价值却不高。

教培行业并不锻炼其它行业需要的运营、销售、市场、内容等能力,转去别的行业,实际经验没有,薪资要求又可能高于应届生。

所以很多人被裁一个月后仍旧在海投简历,在无数次的拒绝中意识到光环不再。一个月、两个月,失业时间不断拉长,满是对自己的怀疑和丧气。偶尔有人成功“上岸”,大家会纷纷“求经验”。

精锐教育暴雷,只是教育改革之后的一个缩影、一个切面。但就是这样一个缩影暴露出了复杂的人性。

有消息称,精锐在国庆期间还在正常招生,天价培训费依旧来者不拒。但10月7日张熙两张真假朋友圈一出,整个学校立刻崩掉了。

不要质疑国家教育改革的决心。

无论如何,教育公平不仅是社会公平的基础,更是社会公平的结果。

【本文作者智谷子,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智谷趋势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那些年消失的品类,罐头、灯泡、挂历,满满都是回忆

那些年消失的品类,罐头、灯泡、挂历,满满都是回忆,时代就像一台不断旋转的陀螺。转着转着,有些新事物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唰”地涌现,而有些东西则永远停留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再也消失不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61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