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挑战《魔兽世界》惨遭滑铁卢

杨紫解约、公司股价重挫4%,核心出走的欢瑞世纪还能翻盘吗

杨紫解约、公司股价重挫4%,核心出走的欢瑞世纪还能翻盘吗,杨紫的出走,带给欢瑞世纪的影响显然没有它所说的那般“无足轻重”,当艺人经纪板块失去最庞大的一笔收入,新一轮“触底”或许才刚刚开始,而这显然不是可以迅速补上的短板。

亚马逊的原创游戏真的难逃“做一款死一款”的魔咒吗?

处处高歌猛进的亚马逊,也免不了有碰壁的时候。

在经历了四次延期之后,被亚马逊寄予厚望、有望挑战《魔兽世界》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美洲新世界》历时近六年终于在9月28日正式上线。游戏发布当日,在全球最大PC游戏平台Steam上最高有超过70万玩家同时在线,瞬间登顶热销榜榜首。

此后两天,《新世界》的热度不断攀升,并在9月30日创下了超过91万人同时在线的纪录,甚至把《Dota 2》和《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等其他全球热门游戏远远甩在身后,服务器也一度被挤瘫痪。玩家们对《新世界》的兴趣爆棚,让在游戏业务上“憋屈”许久的亚马逊也准备借此扬眉吐气一把。

然而,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情况就急转直下。从9月30日之后,《新世界》的玩家人数就以日均几万的速度开始迅速下降。截至11月14日,同时在线玩家人数已经减少到了23万人左右,从高峰期缩水了近75%。

潜心研制许久的游戏大作在一个月内惨遭玩家抛弃,不差钱也不差人的亚马逊,究竟是缺了实力还是运气?

|充满坎坷的亚马逊《新世界》

玩家对《新世界》是充满强烈期待的。这样的期待一方面是来自于对类似《魔兽世界》这种大型开放世界类游戏升级换代的期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新世界》是亚马逊游戏部门自2012年成立以来,付出了最多心血和人力打造的PC“独苗”大作。

《新世界》的开发要追溯到五年前。当年亚马逊游戏工作室一口气公布了三款游戏PC大作开发计划,分别是《突围(Breakaway)》、《熔炉(Crucible)》和《新世界(New World)》。但前两者如今都惨淡收场:《突围》在开发一年后就宣告制作中止,根本未能面世。《熔炉》上市后5个月因为玩家太少而不得不关闭服务器。因此,玩家的期待都落在了仅剩的《新世界》身上。

在接连失败之后,亚马逊团队对《新世界》开发也是更加重视和谨慎。在《突围》和《熔炉》失败后,亚马逊游戏副总裁Christoph Hartmann曾表示,他们将全力以赴把《新世界》的首发做好,以展示亚马逊游戏工作室的真正实力。

而为了保证游戏的最好效果和发行的最好时机,《新世界》前后跳票了四次,从最开始的2020年5月初一直延后到今年的9月底,而官方给出的理由都是要基于测试版的问题去清Bug、提高稳定性,进而打造更加“完美“的游戏。从预告来看,《新世界》精良的画面、宏大的世界观似乎确实有复制《魔兽世界》盛况的潜力。

在游戏设定上,《新世界》的设定几乎走了跟同类型游戏一样的套路,以生存、冒险以及传统的MMORPG玩法为主,主打的大规模战斗,玩家们将组成各种各样的联盟和派系进行“攻伐”战斗。在游戏发售前的一段时间,大量Twitch主播开始为《新世界》预热,吸引了一大波刚从《魔兽世界》溜出来的玩家。

无论是游戏内容、玩法还是背后的制作团队的水平,《新世界》都是玩家所期盼的那类游戏大作。然而,亚马逊似乎在游戏运营上还是缺乏经验。《新世界》在经历了发售后的小高峰之后,就开始被网友们各种吐槽。

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槽点在于服务器配置的不合理。首先,《新世界》初期的服务器区域只有欧洲、美东、美西、南美和澳洲五个区域,遗弃了整个亚洲玩家,让中国、日本、韩国等玩家失望无比。

而更重要的是,亚马逊将每个首发服务器的登录人数都限制在2000人以下。这对大型开放类游戏来说是极度不合理。以美国为例,全美共76个服务器,意味着只有15万人左右能同时登陆,这也直接导致了大面积的排队现象。有些玩家甚至在排队4、5个小时以上后,被系统提示加入失败再必须从头再排。

网红老乡鸡与中式快餐第一股的距离

网红老乡鸡与中式快餐第一股的距离,比起真正塑造一个新品类、建立一个稳定的新市场,在短时间内打响一个吸引眼球的“网红品牌”是一件无比容易且开始变得可不断复制的事情。

网友们怒喷《新世界》是他参与过的最差多人在线首发游戏体验,一些地区的排队时长甚至高达41小时。玩家认为这种长时间的无意义的排队都是由非常糟糕服务器处理方式造成的。而这样的情况在之后的一两周内也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

对于这种因为服务器引发的问题,大家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出现在《新世界》身上,毕竟亚马逊的AWS可是现在全球第一的云服务提供商。一时间,大量的负面评论涌入《新世界》评论下方,玩家纷纷负气出走。

此外,游戏本身也出现了很多问题。首先,《新世界》在游戏剧情上的设定比较单一,只是给出了一个背景,并没有如同《魔兽世界》一样可以展开宏大的叙事。除了打打杀杀之外,其他可探索性比较局限,玩法也相对单一,玩家很容易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觉得索然无味。

此外,虽然亚马逊在让玩家等了一年半声称要交出一个“完美”游戏,但在游戏过程中还仍然有不少bug出现,比如恶性刷金币、部分玩家卡开挂等等。而最主要的是,这些问题在玩家们反馈之后并没有得到官方的及时解决。

客观来说,其实任何游戏都不可能维持在首发的高峰人数,新游戏发售后玩家下降时一个正常现象,但《新世界》一个月内75%的降幅可以说还是遭受了一场滑铁卢。

|十年未磨出一剑的亚马逊游戏

说起来,亚马逊进入游戏领域的并不算短。早在2011年开始亚马逊就开始着手准备开拓游戏业务,并在2012年正式成立了Amazon Game Studios,并就此拉开了在游戏板块的大举扩张。亚马逊先是买下大大小小的游戏工作室并不断挖行业顶尖人才,并推出了一些移动端和网页游戏,取得了一些积极的反响。

2014年,亚马逊迈出了在游戏领域最终要的一步——斥资9.7亿美元收购了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后者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和游戏社区。紧接着,亚马逊准备再向前走一步,开发自己的PC大作,但自此似乎就开始走入了泥潭。不仅作品纷纷难产,好不容易上线的游戏也都口碑不佳。

近些年,亚马逊可谓是在游戏业务倾注了大量的资金和金钱和精力。一边不停的扩大提升自家的游戏团队,包括聘用索尼在线业务前CEO John Smedley、IGDA前执行总裁Jen MacLean,重金从EA等游戏巨头挖“墙角”。甚至在游戏引擎上,亚马逊也不愿意使用已经成熟的Unity,而是公司专门打造了自家的游戏处理引擎Lumberyard,试图嫁接AWS为未来的更多的自研游戏铺平道路。

但这种想一口气吃成个大胖子的心态,也让亚马逊走得有些吃力。Lumberyard发布之后,并没有如预期一样给亚马逊带来飞跃的游戏开发体验,反而拖慢了游戏内容本身的开发步伐。原本应该放在游戏内容开发和运营上的精力被分散,让这两个游戏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没有得到保障。

与此同时,亚马逊不差钱不差资源的背景,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整个游戏团队缺乏一种紧迫感和内在动力。

亚马逊游戏副总裁Christoph Hartmann就曾在采访中表示,他们不像传统游戏开发商那样受制于季度或财政年度,没有规定的发售时间,可以为了完善游戏而更改发行时间。

从一个角度来看,这能够让团队为游戏质量负责,但从另一角度看,这种不管怎么样有金主爸爸兜着的心态,或许也是为什么亚马逊的游戏不断提出而又夭折的原因。除了此前的《突围》、《熔炉》以外,备受期待的基于《指环王》IP开发的多人在线游戏也在今年4月被宣布取消开发。

而当前游戏行业的外部竞争环境是无比激烈的。除了育碧、EA、暴雪等老牌游戏制作商外,谷歌、微软、苹果、Meta等科技巨头都在打游戏行业的主意。从模式上来说,亚马逊除了收购了Twitch布局游戏直播外,自研游戏IP的路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走的传统游戏开发商的老路。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亚马逊投入了大量资金,开启了很多项目,但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是在碰运气。

如今,亚马逊游戏业务已经开启了十年。回望这十年,《新世界》可以说是目前亚马逊唯一拿得出手的原创游戏大作。不得不说,《新世界》的开局是超出预期的,目前也仍然还在热销榜上。但《新世界》究竟能不能延续热度并打好这场翻身仗,接下来才是考验亚马逊能力的时候。

【本文作者Juny 编辑|Lianzi,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硅星人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你要买二手电动车?跑滴滴吗?

你要买二手电动车?跑滴滴吗?,虽然特斯拉CEO马斯克本人多次公开表示,自己不喜欢别人把他和乔布斯相提并论,但在如今特斯拉追捧者的话语体系中,特斯拉的对比对象早已不是传统燃油车企,而是那颗缺了一口的苹果。

原创文章,作者:28RU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64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