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当代目光的投射,“她们”从传统戏曲深处走出来

《小敏家》:细腻的表演,成全了人生风雨路的暖

《小敏家》于12月11日开播。

迎着当代目光的投射,“她们”从传统戏曲深处走出来

伴随眼泪划过貂蝉的脸庞,铺于舞台地面的宣纸由着主角的命运浮沉翻折破碎,观众心中那片平静的湖面在一次次戏剧冲突中激荡出涟漪……由湖北省黄梅戏剧院创作演出的黄梅戏小剧场剧目《美人》近日亮相2021年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演,作品将《三国演义》中的貂蝉搬上舞台,呈现了人物在“美丽”之外的另一面。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展演中出现了多部“大女主”作品,当代的戏曲舞台创作者回望经典作品里的“她们”,发掘出一个个至情至性、立体丰富的舞台形象。

作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貂蝉有着闭月之貌,也有从容周旋于董卓和吕布之间的胆识。《美人》中的貂蝉有些不同,她不再显得“无所不能”,而是带着几分犹豫和彷徨,这源于编剧屈曌洁对于人物性格的深挖。“关于貂蝉的文艺作品演绎得很多,大部分的解读都停留于貂蝉的牺牲是为了某种‘正义’的需要,美的毁灭似乎就变得有价值了。其实不然,我所看到的貂蝉,首先关注美的本质、爱的本能、人性的本源,这三点不应该被忽略。”屈曌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剧中,演员谢思琴一人分饰貂蝉和巫,巫即是貂蝉的内心暗角,两者忽明忽暗,展现人性两面的拉扯。

《埃博拉前线》 :真情实感书写医道无界

电视剧《埃博拉前线》正在热播。

“这更像是一场人性的游戏,因为一个美人,三个男人的命运都改写了。”屈曌洁介绍。《美人》的舞台上只有貂蝉、王允、吕布、董卓四个角色,但复杂的心理活动却给人以胜似千军万马的感受。王允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不沦为董卓的刀下鬼,董卓为了试探继承人吕布步步紧逼,吕布则不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方式去掠夺爱,而是被貂蝉的美和爱所征服。除了大众熟知的“美人计”外,“苦肉计”“离间计”“连环计”轮番上演,犬牙交错的剧情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女性题材是屈曌洁最为擅长的领域之一,近年来深耕小剧场领域的她也是第三次带新创作品参与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演,从《薛郎归》《香如故》再到《美人》,无一例外皆为“大女主”作品。谈及《美人》的创作难点,屈曌洁坦言在于重建人物。“这次将貂蝉搬上舞台,难点就在于颠覆她的固有形象。颠覆好了,她就能获得现代观众的一种共鸣,颠覆不好,可能就变成胡编乱造。但我坚信,戏是写给现代观众看的,不能站在某种立场上。只要观众在观戏过程中能够产生强烈的共鸣,这样的颠覆就能称为美学的构建。”在她眼中,细腻动人的黄梅戏也与女性题材有着紧密的连接,“黄梅戏诞生之初就是以女性题材为主,比如七仙女,比如《女驸马》中的冯素珍,都是敢爱敢恨的女性。她们身上所折射出的人性光芒,丝毫不让须眉。”

温柔或顽强、婉约或果敢,细腻或坚定……当这些看似矛盾却能够共生的品性附着在女性角色之上,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戏剧张力。“潘金莲不是一个天生的好人,也不是一个天生的坏人,她是一个活人。”正如编剧陈云升所说,亮相本届展演的粤剧《金莲》着力以心理剧的形式揭露潘金莲悲剧人生的本质,侧重从人性逻辑和心理成因来解读人物,从源头探究潘金莲如何一步步走上飞蛾扑火的情爱追求道路。滇剧《粉·待》则在简短的故事线中以“钱美人”的命运引出关于女性“等待”的终点的探讨,在讲述宫廷封建制度下对女性摧残的同时,赋予人物多样的性格特点。(记者 王筱丽)

大剧集中 题材多样 明星云集 荧屏迎来量质齐升的年底档

临近年底,国产剧开启了集中上线的模式。

原创文章,作者:28RU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67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