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还养了多少个扶不起的阿斗

依附“钞能力”加持,热衷于多元化结构的腾讯从不缺席风口上的热门赛道,但幸运之神不会总是眷顾。

克日,腾讯为之倾注6年流量和资源的游戏直播平台企鹅电竞黯然收场,宣布于2022年6月7日23:59关停服务器,终止平台运营。

这不是腾讯第一个沦为弃子的“亲儿子”,生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高开低走,黯然退场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企鹅电竞,竣事了开场即巅峰的尴尬一生。

2016年7月,腾讯内部孵化的企鹅电竞正式确立,比虎牙、斗鱼等当红平台晚了足足两年。彼时,游戏营业营收占有了腾讯总收入的半壁山河,时任QQ手游总司理刘宪凯的野心,是整合内外部资源,将企鹅电竞做成腾讯的移动电竞生态毗邻器。

然而,一步慢,步步慢。纵然有腾讯的雄厚财力支持,也未能改变企鹅电竞因起步晚而先天不足的运气。

公然数据显示,2017年,企鹅电竞下载量只有5949万,在海内直播平台下载量排行榜中位居第六,而虎牙、斗鱼下载量划分跨越4亿和3亿,对比之下堪称降维袭击。

2018年,企鹅电竞发力内容,相继引入LOL“德云色”、原熊猫TV头牌主播若风、梦泪、人皇Sky等顶流主播,并重新举行重量级赛事WCG。然而,少数头部主播无法让平台的内容生态洗手不干,短暂的热度消逝后,企鹅电竞再次被“打回真相”。

同样是在2018年,腾讯对斗鱼和虎牙注资,开启了新的战局。在这场残酷的生计游戏中,明日系身世的企鹅电竞再次落败。

一方面,在营业模式上,企鹅电竞未能跳出同质化陷阱,内容短板显著,盈利模式和主流电竞直播平台趋同,主要依赖直播打赏服务和品牌广告推广,多年来并没有太多创新。

另一方面,行业洗牌加速,企鹅电竞面临的竞争愈发猛烈。熊猫、战旗、龙珠等直播平台相继停运,资源向斗鱼、虎牙等头部集中。2019年底,B站斥资8亿元拿下3年的《英雄同盟》S系列天下赛独播权,再次搅动游戏直播江湖。

连续落伍的企鹅电竞,成了腾讯“扶不起的阿斗”。

据艾媒数据,2021年5月,虎牙和斗鱼移动端的平均月活划分为7760万和6070万,企鹅电竞只有565.2万,不及前两者的1/10。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则显示,2020年,斗鱼和虎牙两家头部支解了游戏直播的半壁山河,企鹅电竞只有3.4%的市场份额。

废“太子”,成为腾讯削减内讧的一定选择。

扶不起的阿斗们

高开低走的企鹅电竞并非孤例。纵观腾讯24年来的产物结构中,像企鹅电竞这样“扶不起的阿斗”另有不少。

2020年9月,腾讯为之砸钱无数、风景时日活曾是新浪微博两倍的腾讯微博,正式告辞历史舞台。这款腾讯在2010年为应对新浪微博的威胁而急急推出的产物,不仅在内容和运营上短板显著,也始终难以获得内部资源的连续支持。马化腾在与吴晓波对话中如是总结:“由于有微信,以是,微博的战争已经竣事了。”

在近年来大热的短视频赛道,腾讯同样多次折戟。2013年9月尾,腾讯推出微视App,可支持8秒短视频,可谓行业的先行者。2014年,微信推出小视频功效,微视就此被边缘化,直至2018年抖音和快手迅速崛起才被“复生”。然而,内容同质化的基本问题没有解决,泯然众人的微视在猛烈的竞争中愈发落寞。

这届文娱人,将副业做成了主业

这届文娱人,将副业做成了主业,无论什么人,搞副业总有一个普遍原因:赚钱。文娱人做博主副业也不例外。

腾讯在电商领域也落子多多,但都是意难平的下场。2006年3月背负着对标淘宝目的上线的拍拍网,在2014年被京东并购,并在2015年因C2C模式无法杜绝赝品征象住手运营。被寄予厚望的社交电商小鹅拼拼,于2022年2月下架,被外界视为“腾讯探索电商营业的又一次失败”。

在搜索领域,2006年3月,腾讯“搜搜”正式宣布并最先运营,意欲挑战百度的霸主职位。2011年11月,时任腾讯首席手艺官熊明华示意:“已在搜搜上投入了12亿元研发经费,2012年继续投入近10亿元资金”。云云巨额投入下,搜搜的显示依旧乏善可陈。2013年9月,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搜搜并入搜狗。

在生疏人社交领域,腾讯虽连续发力,但至今仍未突围。2020年,为加速打造生疏人社交产物,腾讯在一年内推出有记、回音、猫呼、有记、欢遇等跨越10款社交App,但均未激起太大的浪花。

在某项营业上倾力扶持却以失败了结的大厂,不止腾讯一家。

字节跳动关闭了对标SHEIN的Dmonstudio后,旗下跨境电商平台Fanno也被传出拟将关停的新闻。阿里CFO徐宏在2022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示意,公司将关停耐久价值较差的营业。百度曾在收购糯米后推出百度外卖,但最后困于竞争压力低价卖给饿了么。

既不缺钱也不缺流量的腾讯,为何频频野心勃勃地脱手却最终铩羽而归?

腾讯没有退场

对于激励试错、崇尚内部赛马的腾讯而言,部门营业的失败并不令人意外。

一方面,以迟到者的身份结构新营业,往往意味着急于追赶风口、强调效率至上,但在缺乏履历的情形下贸然跨界,下场通常令人扼腕。

另一方面,内部赛马机制一定导致内讧和资源虚耗。不被看好的“劣马”很可能在要害时刻失去需要的支持,而走上下坡路。

放弃扶不起的阿斗们,并不意味着腾讯在某个赛道上的通盘失败。通过投资和收购,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腾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企鹅电竞虽告辞历史舞台,但斗鱼和虎牙被腾讯收入麾下,B站背后也有腾讯身影。缺乏电商基因的腾讯败走麦城,然则通过入股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头部平台,同样形成了对阿里的围攻之势。在短视频领域,腾讯是快手背后的大股东。在搜索领域,虽然搜搜消亡,但腾讯借此与搜狗开启了周全互助,并在2021年全资收购了搜狗。

对腾讯而言,不管是亲儿子照样干儿子,能赚到钱就是好儿子。

事实上,投资已是腾讯补足战略蓝图的主要手段。

据相关数据统计,腾讯从2005年左右最先作为战略投资者对与其相关的产业举行投资和收购。3年后,腾讯投资并购部确立,最先对外投资。2011年的3Q大战后,腾讯决议推进开放战略,通过资源扶持更多互助同伴。

对于外界关注的界限问题,腾讯曾经回应称,“我们不完全排挤有竞争的公司,而且我们在许多case上也会说服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接受我们的投资”。

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在主业增进遭遇瓶颈之下,腾讯主要反映投资收益的“其他收益净额”一枝独秀,同比增进162%至1495亿元,孝顺了总盈利的65%。2021年3月的一则数据显示,腾讯入股的公司达1200多家,持仓总市值到达了1.82万亿元。

若以创业者的身份审阅腾讯,其在直播、电商、短视频等领域的显示并不尽如人意。但若转换到投资者视角,腾讯并没有从牌局中退场,而是换了个身份介入竞逐。

对腾讯而言,躬身入局的“俗手”和投资良计的“能手”,哪一种才是更优选择?

END

【本文由投资界互助同伴微信民众号:雪豹财经社授权宣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若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置。

原创文章,作者:28RU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83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