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被抓,工厂空无一人,昶洧靠什么骗走60亿元投资?

在搜索引擎中,有关昶洧汽车的新闻永远地停留在了2021年。

从2015年在德王法兰克福车展亮相,这家号称台版特斯拉的车企便一直在各大媒体上宣称「年底量产」。现在7年已往,江西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已经成为被执行人,整个厂区除了看门保安之外,空无一人。

这般来看,昶洧的车大致是量产不了了。

2014年,贾会计乘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东风,将PPT造车身手拉到了至高无上的高度。一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直接烧掉了投资人400多亿元。在这之后,无数PPT造车项目一波又一波地涌现出来,不管是「吊打特斯拉」,照样「脚踢比亚迪」,它们之中的每一个都自诩先天异禀的黑马。

固然,下场都是相同的,要么压根造不出来车,要么造出来一堆高配「老头乐」。

昶洧的故事,多数属于前者。

01、喜欢更名的董事长

深挖昶洧的背后,有两个必须提及的要害词,即「沈伟」和「力武电机」。

沈伟生于中国台湾,是昶洧新能源汽车的主要推动者,也是该公司的现实控制人。作为一家新能源汽车的老板,他并非手艺身世,而是更善于资源运作、企业并购和公司重组。这一点上,和我们熟知的贾会计有对照大的相似之处。

2005年,沈伟曾代表日本私募基金AMG(Asset Managers Group),介入了台湾劲永国际的并购和重组,并以3倍的赚钱价钱乐成转手,往后名震台湾区域。

2011年,沈伟敏锐地嗅到新能源汽车的生长事态,他曾不止一次对外示意想开办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彼时,台湾的一家生产电动工具和相关配件的上市公司——力武机电,因业绩不景气,不只亏损严重,市值也跌到了6亿多新台币。

往后,在资源市场一顿骚操作之后,沈伟乐成吃下力武电机,成为该公司的董事长。拿下公司的第二年,沈伟将力武电机正式更名为「昶洧」,并对外宣布最先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与生产。

为了证实自己与汽车产业的谜之缘分,沈伟还专门在Facebook上示意,他从小便十分喜欢汽车,大学时期还曾与同砚凑钱购置了一辆二手的「雷鸟(Thunder Bird)」汽车。不仅云云,他在2005年时,还在大陆的同捷汽车担任副董事长,经常与研发职员探讨手艺问题,对于汽车的设计和结构拥有较为深刻的认知。

话虽这么说,但对于大部门以产物和手艺为导向的公司来说,公司向导不懂手艺确实是一大灾难。

在之后的几年里,沈伟所向导的台湾昶洧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转机,2015年还一度泛起净值过低的情形。为了美化财政报表,也为了给股东一个交接,沈伟在台湾的台中市专门开了一间拉面馆,就只是为了缔造公司有营收的假象。他这一行为,也在台湾区域成为广为撒播的「美谈」。

也是在统一年,沈伟突然宣称握有价值40亿元新台币的GPS专利手艺,并以该手艺作价,换取了昶洧100%持股的香港TPHK公司股权。这使得昶洧的持股比例大幅降低,也失去了对香港TPHK公司的控制权。

事情还没完,在之后的几年里,沈伟要求昶洧陆续和香港TPHK签署了电池包专利使用权、署理销售电动汽车权、零部件采购等三项大型采购条约,公司的大量资金也因此流向TPHK。现实上,这份条约中连最基本的项目清单都没写清晰,公司所采购的也是沈伟所编造出来的服务和产物。为了进一步掏空昶洧现金,沈伟还以稀奇奖金等名义,将4000余万新台币支付给香港TPHK等多个公司。

一系列操作完成之后,沈伟再次将公司更名,从「昶洧」酿成了「淳绅」。至此,最初的力武电机履历了三次更名,划分是雷神——昶洧——淳绅。没人知道,沈伟这样频仍更名是为了什么。

2019年淳绅的股东大会上,沈伟为了防止掏空行为被发现这些,在企业年报上下了手脚,将应该揭破的董事薪酬等内容举行虚报,使股东无法透过年报得知沈伟薪酬方面的真实金额。

最终到2021年3月,沈伟的行为败事,他被台湾地方政府扣押,并指控其涉嫌掏空昶洧4.8亿元新台币。检方派人搜查了昶洧公司及沈伟的住处,并约谈沈伟配偶等12人。随着他一系列行径的曝光,昶洧,或者说淳绅的新能源之路也就此终结。

02、把手伸向大陆

时间回到2014年。

「风头正劲」的台湾昶洧来到了祖国大陆,沈伟以台商的身份想在大陆开设新能源汽车制造厂。他最先设计在浙江滨海新城建厂,但浙江地方政府在多次接触和调研后,没有与其签署互助协议。

就这样,沈伟首次进军大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设计,以失败而停留。

距离2年后,沈伟将目的瞄向了新能源行业投资正热的江西赣州。之以是选择江西,是由于那时江西正鼎力生长新能源汽车产业,仅在2015~2017年间,就引进了18项新能源投资项目。

通过2个多月的相同和协商,台湾昶洧和江西赣南基金签署了新能源汽车互助协议,确立江西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这份互助协议中,设计总投资金额60亿元,由赣南基金提供园地和资金,台湾昶洧则以价值12.8亿元人民币的10个专利举行入股。

北股交「新8条」出台:将设新三板和北交所主题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北股交「新8条」出台:将设新三板和北交所主题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推动设立新三板和北交所主题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为“新8条”中第一项措施。

是的,熟悉的桥段再次上演,「高价专利换股权」。

到底是什么专利这般值钱?沈伟在接受媒体采访并没有正面回覆这个问题,只是说昶洧的汽车比特斯拉加倍先进,底盘完全自主研发,电池手艺大幅领先三星,电机则找保时捷代工。

由于缺少相关资料,我们无法得知昶洧汽车的真实专利情形,但从企业的研发投入的角度,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凭证公然的数据,从2014~2017年,特斯拉的研发投入为350亿美元,比亚迪为18.93亿美元,昶洧则仅有300万美元。而且,在这个时期里,昶洧没有招聘手艺员工,也没有建设任何工厂,仅凭300万美元的研发投入,就做出了12.8亿元的专利,孰真孰假,想必人人心里已经有了谜底。

对于外界的嫌疑,沈伟一向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些聒噪的质疑声音,只不外是一帮不懂手艺的人仰仗着传统商业评价系统,试图对一家冉冉升起的新能源新星举行阻拦。

2017年,昶洧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相继举行了新车宣布会。

昶洧的第一款车为大型四门轿跑,入门设置订价为50~60万元人民币,其形状设计专门约请了意大利著名设计公司Zagato操刀。在这个「蚊香」一样的Logo后面,听说塞满了近400多项昶洧独占的专利手艺,以及壮大的电池系统和模块化的底盘。

在试乘环节,昶洧没有将车辆放在赛道里,而是仅在狭窄的会场中,带着记者同伙慢速兜圈。有眼尖的记者还发现,虽然昶洧中控拥有三块大屏幕,但汽车在行驶历程中,仪表盘上的所显示的速率与真真相形并纰谬应,只是一张「不那么悦目」的界面图片而已。尤其是中央那块屏幕,还由于系统重启,不小心进入了英特尔的BIOS后台。

这辆拥有鲶鱼前脸形状的车,是昶洧现在为止有且仅有的一台现车,它追随着沈伟辗转法兰克福、北京、上海、香港和台湾等多个都会,完成了好几场宣布会的亮相。

差异于其他新势力造车企业,昶洧在宣布会之后便再无音讯,不管是研发进度、工人招聘,照样生产线建设、量产设计等,其从未对外宣布过。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个搞企业并购的会计,带着一帮搞电动工具的员工,靠着拉面馆苦苦支持财报,仅凭这样就想吊打特斯拉?

不存在的。

03、碎梦与鸡毛

2021年,有记者专门前往了江西赣州的昶洧新能源汽车工厂。

在与保安攀谈的历程中记者得知,整个工厂已经人去楼空,仅剩一名保安留守看门。而在公司的入口墙上,贴满了法院的被执行通知书。

搜索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我们可以看到该公司已经被打上「失约被执行人」的标签,自身风险高达140项,司法案件71件,债务债权风险也有48项。

创始人被抓,工厂空无一人,昶洧靠什么骗走60亿元投资?

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数据截图

在2016~2017年同步最先造车的企业中,蔚来,理想、小鹏汽车早已上市,甚至诸如零跑、合众、极氪等后起之秀都已经交付跨越1万辆,昶洧却连造车资质都没拿到,工厂还给折腾没了。

可以一定的是,沈伟从一最先便没有想过要造车。他来到大陆之后的一些列操作,只不外是把自己在台湾区域的戏码又上演了一遍。仰仗着自己台商的身份,拉投资、骗钱、更名、跑路,一套操作可谓行云流水。

至于那辆所谓的原型车,熟悉电动车产业的人们应该知道,弄一辆原型车并谴责事,车体外观、电机、电池和电控系统都有现成的供应商,只需要买回来再拼起来就能行驶,远比汽油车简朴得多。新能源车最大的难度,在于控制品质和成本的条件下,实现大批量的生产和销售。

而昶洧,或者说沈伟的昶洧,也许从一最先就没有设计走到这一步。

反观我们,简直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早期的生长上,存在一定水平的冒进。不管是地方政府、投资机构,照样企业和从业者,都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缺乏清晰的认知。

蔚来的首创人李斌曾经说过:「不烧个200亿基本别想造车」。确实,作为工业化水平最高的商品,汽车的生产与研发需要较长的周期和伟大的投入。但这一行业特征,也给那些PPT造车公司有了钻空子的时机和时间。

地方政府要产业生长,但往往财力有限,无法给单个新能源项目提供上百亿元的资金支持。这个时刻,一家号称拥有几十项焦点专利手艺,只需政府投资几十亿元就能吊打特斯的企业泛起,确实对地方政府有很大的诱惑性。加之整个新能源产业尚处生长初期,研发设计也需要一准时间,政府很难对企业的手艺和专利举行科学客观地评价,最终导致了投资的失败。

从行业自己的角度来看,汽车的电动化让许多人以为造车是一件异常容易的事情。弄个底盘装上电池和电机,再套一个酷炫的车壳,一辆新能源汽车就完成了。这导致一大批本不属于这个行业的人,有了加入其中的底气。有的人奔着国家的津贴而来,有的则完全是为了圈钱和上市,沈伟即是后者。

固然,作为特准时期产业生长的乱相,沈伟等一批人的泛起,不外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一个小插曲。随着新能源车型的不停问世,蔚来、理想和小鹏等一批具有真正手艺实力和生产实力的企业已经跑了出来,而诸如民众、丰田、宝马和飞跃等传统车企的加入,也为新能源车市场的充实竞争注入了活力。

这场关于新能源车的游戏,鏖战才刚刚最先。

【本文由投资界互助同伴快刀财经授权宣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若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置。

原创文章,作者:28RU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u.com/archives/83955.html